歷史報告之赤崁樓

~赤嵌樓~

TI.jpg (206362 bytes) TI1.jpg (189050 bytes) 票根,可按以得更大的圖

列級 : 第一級古蹟 地址 : 中區民族路二段 212 號

  原址乃荷蘭人於明永曆七年(西元1653年)所建,時稱普羅民遮(Pro-vintia)城,為其商業與行政中心,俗謂紅毛城或番仔樓,又以地居赤崁,通稱赤崁樓,臨海聳立,隔臺江(現已淤積)與台灣城(今安平)互為犄角。

  明永曆十五年,鄭成功驅荷復台,置承天府署於此;並曾駐蹕樓內九個月的時間;因此,赤崁樓也是漢人在台灣最早設立的行政中心。入清後,因地震與兵燹頻仍,孤城傾毀(部分城垣仍在);光緒年間,民間及官方先後於此建造大士殿、海神廟,以及包括文昌閣、五子祠在內的蓬壺書院等,成為一座集合廟、閣、殿、祠與書院於一堂的中國式建築群。

  這座古老的建築,層層累積了荷蘭、明鄭、清代、日據、以迄光復後的歷史遺存;一座赤崁樓,幾乎就是台灣近代歷史的具體縮影。

  「不到赤崁樓,等於未到台南市」赤崁樓可說是台南市最著名的古蹟與精神象徵。

  「赤崁樓」得名由來有兩種說法:一說此地昔為平埔族原住民赤崁社所在,荷蘭人在此築城,外觀像座高樓,所以稱赤崁樓,「崁」字卻混淆成「嵌」字;另一說此地為臨水的小高地;閩南語稱「勘」,後來誤為「嵌」,荷蘭人在台築城慣用赤色磚瓦,陽光照射下,宛如虹霞,所以有「赤崁樓」的稱呼,又因當時洋人也被呼為「紅毛番」,所以又有「紅毛樓」或「番仔樓」之稱。究竟是赤「崁」樓還是赤「嵌」樓?仍是無定論的這個問題就留給大家自行判斷了。

赤崁地名的由來

  明天啟四年(1624年),荷蘭人進據台灣(西人稱作“福爾摩沙”Formosa),在一鯤身興造熱蘭遮城(即安平古堡),建立軍事據點後。因缺乏淡水,生活不便,經向原住民購得赤崁(Saccan)地方土地,並於該處建街築壘,鼓勵漢人前往居住而成為繁華市街。荷蘭人紀念本土,就命名該地為普羅民遮城(Provintia)。

赤崁樓的由來

  荷蘭人以殖民政策搜括當地漢人,苛稅與虐民的事件時令衝突發生。明永曆六年(1652年),終於引起漢人郭懷一領導的抗荷事件,橫掃市街,惜以力單勢薄而功敗垂成。荷蘭人為防止反抗再生,遂以翌年(1653年)擴充舊地,創建普羅民遮城,城在九月奠基,至1655年初大體完成。漢人仍以當地原名赤崁,而稱該堡壘為赤崁樓,更習慣以紅毛番稱呼荷蘭人,而當地也稱赤崁樓為番仔樓或紅毛樓。

赤崁樓的構成

    赤崁樓聳立台江之畔,與熱蘭遮城對峙,互成犄角。史載周圍約一百四十多公尺,樓高約十一公尺,以糖水、糯米汁、蜃灰與磚石構築,裝飾精緻,雕欄凌空,軒豁四達;其下磚砌如巖洞,曲折宏邃;南北兩隅瞭亭挺出,又後穴窖,左後浚井,前門外左後復浚一井潮水更直達樓下,朝曦夕照,別有一番情趣。

鄭氏與赤崁樓

  明永曆十五年(1661)四月初一,延平郡王朱成功(即鄭成功)登陸台灣,四日後收復赤崁樓。五月初二,改赤崁地方為東都明京,置承天府於赤崁樓,轄天興、萬年兩縣,鄭氏暫居於此。至十二月十三號收復熱蘭遮城,荷人乞降歸國後,鄭氏始移居安平,直至永曆十六年五月初八逝世為止。鄭氏開發設治,反清復明、丹心壯志以啟歷史新猷,赤崁樓史蹟尤為明證。

  明永曆十八年四月初一,嗣子鄭經改東都為東寧,裁承天府,升二縣為二州,赤崁樓未置縣署,因以儲藏軍械火藥,直到永曆三十七年,台灣歸清版圖以後,仍為軍火庫的用途。至康熙六十年,朱一貴反清事件發生,侵入赤崁樓,始有破壞,後來頻年地震,屋輿傾盡,四壁陡立,唯有城基完好如故。赤崁樓原有軍隊防守,事變後不再駐兵,任令凋零殘破。至乾隆十五年,知縣魯鼎梅移建縣署於樓右,才加以管理,惟止於歲時灑掃,定期開放以供邑人攬勝而已。其時赤崁樓為台邑八景之一,名曰「赤崁夕照」,荒殘頹圮景象,給予詩人墨客經籍銅駝的弔古幽情,有詩記云:「夕陽斜照赤崁樓,攬古興懷到此遊;廢堞蟬鳴餘老樹,頹牆雀噪等荒秋。窗林島外晴波影,門泊江邊晚渡舟;當日築城人已去,霸圖空付水東流。」俱見孤城殘樓之狀。

建築巡禮

  目前赤崁樓的陳列室只有三間,除了圖片、模型、說明文外,別無他物。海神廟一樓的兩邊牆壁上展示清代統治臺灣之圖片,並陳列了古代臺灣與內地海上交通模型圖、臺灣大陸古今地形變化模型圖,以及早期大型船隻模型,有漢族樓船、廣船、南京船、蒙衝船等。

  文昌閣一樓除了陳列普羅民遮城復建模型外,展覽櫃內設置了許多說明文字,有赤崁樓史略、古物介紹圖說、臺灣古地圖、鄭成功光復臺灣與荷締約條款書等有關館史、荷據、明鄭等時代之文物資料。二樓中,典祀魁星,說明文中有清代臺灣科舉與臺南名進士簡介,並書文人雅士登樓題詩之遺蹟。

  另外,赤崁樓現展存於室外樓間之石雕、古物及古蹟有十七種:

1.石象清道光年間臺邑紳士吳尚新墓前之石刻,現置園中拱門兩側。

2.石欄石獅清光緒十二年,沈受謙建文昌閣,同時置石獅十二於石欄上,現仍在原位。走向大門入口處,迎面是一對造形古拙的石獅:右側雄獅足踏繡球,昂首做怒吼狀;左邊雌獅則以前足撫護正在戲球的小獅,齒牙微張,露出得意的表情。這對青斗石刻成的石獅,為清康熙年間的古物,整體呈現出雄渾樸實的風格,是台灣石雕的早期代表。原擺放在府前路的文昌祠。二次大戰時,文昌祠毀於戰火,光復後才被移到此處來守護庭園。

3.縣署石鼓:縣署為清乾隆十五年知縣魯鼎栴所建,石鼓成於是時,現置於海神廟前庭。位於大門內的一對石鼓,材質、風格都與石獅十分相近,似為同時期的作品。

4.技勇石清代考選武童用物,私家練武亦用之。該園現存四件,與石駝同列。

5.石栳清代商郊所用之標準容量器。該園現存二件,與石駝同列。

6.石臼清乾隆四十二年,軍工廠鼎建時所置,為擣製油灰之用具。現與石駝同列。

7.海神廟清光緒四年臺灣知縣潘慶辰起造。

.蓬壺書院門廳清光緒十二年臺灣知縣沈受謙建置。

9.文昌閣亦為清光緒十二年沈受謙建置。

10.普羅民遮城堡門荷蘭人於明永曆七年所建舊城之堡門,年久湮沒,至民國三十一年重修赤崁樓拆除大士殿時,始被發現。位於文昌閣西側臺基下,其拱門及門內上樓石級遺跡仍存。

11.普羅民遮城東北稜堡殘跡荷蘭人於明永曆七年所建舊城之一部,清光緒十二年,其臺基上建置五子祠,祠毀之後,經過發掘,乃現此稜堡殘跡,其城壁堅厚,可見舊堡之一斑。

12.普羅民遮城古井荷蘭人建城時所鑿之古井(現存於文昌閣與海神廟之間),相傳有隧道與安平古堡相通,或係謠傳。

13.文昌祠壯北石獅文昌祠建於清康熙年間,石獅成於是時,祠已圯毀,石獅現置該園民族路大門兩側。

14.石龜御碑贔清乾隆五十一年林爽文之變,清將福康安率軍來臺鎮壓;事平,乾隆賜旌功御碑九座,其中四座滿文,四座漢文,一座滿漢文合刻,現置海神廟臺基南側。

贔屭御碑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林爽文兵變平定,乾隆皇帝親撰詩文表彰福康安的功勞而設立。碑文有漢、滿文,最為精緻,值得品讀。相傳十座御碑運往臺南時,一隻落海失蹤,後來補造一隻,現存於嘉義公園。落海的贔屭於民國前一年由漁民撈獲,但背上石碑則仍深陷大海。目前該贔屭安置在保安宮內,被尊為白靈聖母,據聞贔屭背上凹槽所盛之水可治眼疾。    

 

a1.jpg (180887 bytes)

15.石馬 原是臺南縣永康鄉洲仔尾前清雲騎尉鄭其仁墓前石彫,現置於文昌閣臺基下,普羅民遮城舊堡門之前。位於文昌閣前。此馬原為林爽文事件時,陣亡的清廷武官鄭其仁墓前的石刻。其造形呈低首沉思狀,彷彿在思念故主,依依難捨的樣子。

  普羅民遮城大門的石馬後方有一方門洞,是荷蘭人所蓋的普羅民遮城大門所在,1944年被挖掘出來。如今磚石封路,陰冷潮濕,舊日通道痕跡僅隱約可見。這是普羅民遮城殘留下來的少數遺跡之一,十分珍貴

16.石碑 該園收藏石碑頗多,總計二十餘件,有營造畫、禁令、修橋、造路、旌表、墓道、修祠廟等碑記。現置於海神、文昌兩樓臺西側壁成列。

17.石駝 清代官定及商郊所有之標準重量石,該園現存十餘件,置於文昌、海神兩樓臺基前走道之側成列。

總體介紹

 

  提到赤嵌樓,一般人很容易就想到「海神廟」與「文昌閣」的影像。這兩棟前後毗鄰,左右相伴的樓閣建築,歷經百年風霜後,已成為赤嵌樓、甚至是整個台南最鮮明的標誌。兩棟建築目前規劃為文物陳列室,使其在歷史意義之外又增加一份文化傳承的功能。站在小碑林前的空地上,欣賞整體的建築外觀。由上往下看,兩者均為華麗的「歇山重簷頂」。較特別的是,上下屋簷間夾有一層迴廊與屋身。屋頂簷角極長,向外翹起的弧度優美,凝聚出飄逸的效果。加上尾端「鯉魚翻躍」的藻飾,口吐水波,捲捲外湧,構成一幅生動活潑的圖像。

 

  再經仔細比較,還可以發現:兩者下層屋身大小相當。上層部分則海神廟寬,迴廊緊逼;文昌閣窄,迴廊疏闊。加上前者位置較後者向前凸出半個樓身,因此遠遠望去,海神廟便顯得寬大飽滿富雄厚感,文昌閣則是輕巧內斂富溫和感。

  這兩棟建築原屬傳統磚石與木作混合結構。民國五十四年翻修時,主要的木架構被改為鋼筋混凝土,外貌則大致仍保持原樣。

小碑林

  位於文昌閣及海神廟樓基的牆身上,大大小小總計有二十餘塊碑石,規模僅次於南門碑林,所以被稱為「小碑林」。石刻內容包括營造圖、禁令、造橋、修廟、旌表等,非常豐富。其中「重修城隍廟圖」碑雕刻精美,保存也還算完整,此碑與旁邊的「軍工廠圖」碑都屬於營造圖碑,這種集立面、平面與透視圖於一身的傳統營建設計圖,是研究傳統建築的最佳參考,現在已極為罕見了。此外,「大士殿」碑記是台灣知縣沈受謙重建大士殿後,光緒十九年(1893年)慶讚建醮時的捐題碑記,由捐獻的踴躍可以想見建醮時的盛況,當時的大士殿即位在此碑的正前方。

海神廟

  海神廟有古意盎然的樓閣,樑、柱、格扇雕鏤花空,彩繪鮮明;寬敞的露台上散置著各種文物。擺在左右樓梯轉角處的一對石鼓,原是清代台灣縣署舊物,雕鏤精細,刀法純熟。一面刻有花鳥圖案;另一面為動物圖案,其中的猿猴表情生動,十分可愛。露台前還有一對「公較石」,外形像石臼,也是舊日府城郊商公認的標準量器。此外,石欄杆上的六隻連柱小石獅,光緒十二年建築落成時,便已蹲踞在此。繞廟而行,可發覺其後門做成瓶狀,寓有「平安」之意;門楣上的玉兔蕉葉圖案,象徵「玉兔東昇」的吉祥意義。位於海神、文昌兩樓中間的紅毛古井更隱藏一段傳奇故事。

  廟內空間寬敞,正廳是文物陳列室。其中與赤嵌樓相關的有「普羅民遮城復原模型」,依此可想像出舊日城堡的模樣。其中最有名的該算是日人小早川篤四郎所繪的「赤崁夕照」真蹟。2樓所展示的也都是與赤嵌樓相關的圖片。

台南是台灣最早出現「郊」組織的都市。

什麼是「郊」?

  「郊」指的就是以前商行的工會組織,類似今日的商業同業工會,掌控著台灣經濟貿易的動脈。

府城三郊

  府城開發早,人口多,各種需求相對增加,是促進貿易發達的主因。當時台灣最早「郊」的組織,就在開港最早的台江邊出現。先後發展出北郊蘇萬利、南郊金永順、 糖郊李勝興等大郊商,並進一步合成一個大組織,就是三郊。三郊的貿易市場各不相同,進出口貨物的內容也互異。北郊以廈門以北各港的貿易為主,專司藥材、絲綢、南北貨等的輸入;南郊與廈門以南各港做生意,專門採辦煙絲、陶瓷、磚瓦等貨物;而糖郊主要從事的則是糖、米、豆、麻等的出口與轉運。

鼎盛

  早期各郊除了經辦所屬業務外,也經常獨自參與修建廟宇等地方公益事宜。到了嘉慶年間,海寇蔡牽數度來犯,府城西區沿岸的五條港地區,無城可做屏障,郊商為了保護自身的財產安全,招募組成三郊旗義軍逼退海寇。

沒落

  道光年間,曾文溪氾濫,致使台江淤塞,三郊為疏濬河道幾乎耗空公款。接著咸豐年間安平開港,外商洋行挾著雄厚的資本、新穎的輪船進港貿易,三郊不敵,漸被取代。

文昌閣

  文昌閣前,有沈受謙所題龍飛鳳舞的「文昌閣」3個大字。少見的白底線字匾,十分素淨,夾在鮮明的紅藍彩繪間,更是格外的醒目。文昌閣1樓也是文物陳列室,特別的是,展示赤嵌樓歷年修護工程圖說及修護過程裡所保留下來的柱珠、木雕與剪黏裝飾等。原物雖已腐朽褪色,據此卻仍可想見赤嵌樓昔日木構架的風華外貌。二樓空間明顯較海神廟狹窄許多,主要用來供奉魁星爺。

  文昌閣原屬於蓬壺書院的一部分,奉祀魁星爺,可供書院師生參拜,以保佑文運昌隆,金榜題名。魁星爺神像外貌如同神怪,整體造形充滿動感:左手握墨斗,右手持硃筆,做批點功名狀;單腳獨立鰲魚頭上,另一腳向後踢星斗,則喻意「獨占鰲頭」,更有奪魁的意思。

蓬壺書院

  位在赤嵌樓的西北側,兩者關係密切。光緒12年(1886),台灣知縣沈受謙為提倡文教,在赤嵌樓北側購地,並利用已毀的普羅民遮城堡殘基,興建書院,其中包括有門廳、講堂、文昌閣、五子祠等建築。而將位於今開山路的「引心書院」遷來此地,並更名為「蓬壺」,成 為極具規模的書院。幾經滄桑後,如今整座書院僅剩門廳供人憑弔。門廳為典型閩南建築形式,兩邊間的綠釉花窗搭配「斗子砌」的紅磚牆,顯得極為古雅。沈受謙所題「蓬壺書院」門匾,筆法力道俱佳;「雲路」、「立處」、「霄窺」、「鵬程」等垛匾,則含蓄透露書院中人寒窗苦讀,期望一舉成名的 心情,值得玩味。

  文昌閤之外,緊臨台基的是一片凹陷的坑洞。四壁磚石斑駁,遠望彷彿一片廢墟,其實卻是荷蘭普羅民遮城東北稜堡的殘餘基址。與城堡大門一樣,都是彌足珍貴的荷據時期遺跡。

  清光緒年間,普羅民遮城完全傾毀後,東北稜堡處蓋起五子祠,後毀於颱風。日治的1944年,日人進行挖掘,結果在五子祠台基處挖到今日所見的稜堡遺跡。由於稜堡主要擔負防衛任務,因此現在所見、壁體外凸部分,推斷即是砲座所在。磚牆是以糖水、糯汁拌蚵殼灰砌成,靠近細看,依稀還可分辨出其中材質。由磚壁厚度,不難想像城堡的堅實程度。

  進入庭園後,可以發覺,整座庭園大致由中央紅縳步道分為兩部分:左邊老樹林立,赤鬚低垂,石椅上三五成群的老人在閒話家常;右邊則是一圈又一圈的綠色花壇,中間夾雜有涼亭、假山及「鄭成功受降」銅像。這一片佔地近千坪的綠地,原為日治時期的防空用地。民國五十四年,赤嵌樓修建時方才成為其中一部分。整個赤嵌樓的入口也因此由西向改為南向,這種改變,在當時曾引起不同的意見與討論。

  清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天地會成員在台灣起義。北路由林爽文領軍,南路由莊大田負責。全島聞風響應,清兵潰敗。這就是著名的「林爽文事件」。由於叛軍聲勢浩大,清廷倍受威脅。於是在隔年九月,命令當時陝甘總督福康安率軍渡海平亂。

  福康安登陸後,短短三個月內便將亂事平定。乾隆皇帝接獲捷報後,十分高興,親自動筆寫了五篇詩文來紀念此事。同時下旨將這些詩文以滿、漢文鐫刻製碑,豎立在台南、嘉義兩地敕建的福康安生祠內。這就是「御龜碑」的由來。

  由於當時台灣的石材過於鬆脆,不堪大用。官方為此大費周章,先在盛產花崗石的金門開鑿上好巨石,將龜座與碑石分別雕製後,再運到台灣來組合。當時載著龜碑的船隻,浩浩蕩蕩直駛到今天保安路西邊的港道卸載。誰知碑石過於沉重,一不小心,其中一具龜座竟掉落海底。主事官員惟恐獲罪,便隱瞞此事,急忙用台灣土產砂岩補刻一座。目前這座「真碑假龜」的御碑存放在嘉義市中山公園內。

  此外的九座完整御碑,最先是被立在今南門路附近的福康安生祠裡。日治後,生祠傾圮。1935年,為了舉辦台灣博覽會,被移到大南門的外廓內。光復後,於民國四十九年再被移到今日的位置存放,成為赤嵌庭園最醒目的景觀之一。有趣的是,掉落海底的龜座,沉沒百年後,因台江淤淺,竟然重見天日,在1911年時,被漁民撈獲,並被尊為「白靈聖母」,目前供奉在保安路的保安宮內。

美麗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