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帖賞析
title2.jpg (10856 bytes)
5.jpg (2002 bytes)
132.jpg (4008 bytes)王史二墓誌稿

這是黃庭堅所作王潀和史扶二人墓誌銘的草稿,是用小字寫在紙本上,王氏銘是二四行,史氏銘是二一行,王潀字永裕,是黃庭堅的親戚,死於元祐元年,此銘當寫在他死後幾年。史扶字翊正,元符二年正月死葬,此銘大概是寫在這一年以反後,也就是當黃庭堅晚年流謫到四川所寫。卷後有明清諸大家的題跋,在清孫承澤跋堶情A特別稱揚此稿乃第一神品,可和王羲之的蘭亭序,以及顏真卿的爭坐位稿相比擬。黃庭堅的真蹟中可靠的很少,只有此稿楊守敬等人都鑑定確為真蹟。而且是和詩卷不同的誌銘草稿,所以最能窺知他平生的筆意。

133.jpg (11817 bytes)李太白憶舊遊詩卷

這是黃庭堅用草字所寫的一篇李白詩,詩名是「憶舊遊奇譙邵元參軍」。前半已經殘缺,從迢迢訪仙城一句開始,寫到最後一共是五二行,卷後沒有落款,但是有元代元貞元年張鐸的跋。據張澤說,當年他是在垃圾堆中撿到這本詩卷,仔細鑑定以後才知道是黃庭堅真蹟。到了明代,此詩卷就為華尚古所有,並且由沈周和祝允明分別寫跋,可惜祝允明的跋文今天已不見。黃庭堅所寫的這首草書李白詩卷,南宋周必大所記載的,可見張鐸的鑑定非常正碓。在沈周的跋文堙A認為此詩卷是黃庭堅流謫四川所寫。黃氏晚年在看到蘇舜元、舜欽兄弟的字以後,更加領會到古人的筆意,接著又學唐張旭、懷素、高閑上人的書法,而進入草書三昧的境地。通觀此詩卷,可以想像出各種情趣,有王羲之的以錐畫沙,也有張旭的折釵刺股,更有懷素的飛鳥出林驚蛇入草等風貌。因此就草書的品位來說,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高超風格,使人有變幻無窮之感。

134.jpg (13925 bytes)黃州寒食詩卷跋

在蘇軾所寫之字的後面而有黃庭堅題跋的,除此之外雖然還有很多,不過蘇軾與黃庭堅同時並立,而且兩人都留下了無尚優美墨蹟,除此詩卷之外卻不多見。關於蘇軾的字,一如黃庭堅的跋文堜珨﹛A雖然是東坡的嘔心之作,可是黃庭堅的字也都得意不凡。不僅如此,黃庭堅的字一向有很多偽筆,能夠信為真蹟的非常少,只有此詩卷才算真正的黃庭堅真蹟。書體是行草,一共九行,沒有落款。黃庭堅曾批評蘇軾的字,有顏魯公、楊少師的筆意,可是黃庭堅此詩卷的字顯然也是學顏楊的。再加上此詩卷有一種禪僧的嚴肅氣息,和蘇軾被評為有媚嫵之美的字成一鮮明對照。黃庭堅的這個詩卷跋,根據寒食詩卷張縯的跋說,是他伯祖張公裕在眉州青神遇見黃庭堅時所寫,時間大概是元符三年七月到達青神時。

135.jpg (8639 bytes)伏波神祠詩卷

建中靖國元年五月,黃庭堅時年五七歲,在荊州把唐劉禹錫的伏波神祠詩一首,用楷書在紙本上寫了四六行,這是他晚年的代表作之一。所謂伏波神祠詩,就是吟詠供俸漢伏波將軍馬援神祠的詩。在黃庭堅那個時代,一般民間都很信奉此神,認為伏波將軍的靈魂可以消除海灘水災。當年荊州正在鬧大水災,所以黃庭堅才寫了這首神祠詩卷,獻給當地的伏波神祠免除大水災難。據黃氏自跋說,他寫此詩卷時正好背上長一塊瘡,而不能寫很多字。所以黃氏的山谷題跋堙A有一則是自評元祐間的字,表示以前王定國說他的字不好,當時還覺得很不服氣,如今想來王氏的話並不錯。其實黃庭堅晚年的字,很能領悟古人用筆之妙,暗中已經自詡進入了圓熱境界。卷後有宋張孝祥和明文徵悶跋,大致和書畫鑑影堜珛蛑的相同。此詩卷多少還有些問題,應該留到以後再詳細研究。

136.jpg (7799 bytes)松風閣詩卷

黃庭堅晚年流謫四川後,不乏傑出的作品,此詩卷就是其中最著台的一本。在牙色的印花箋上,用楷書寫了二十九行詩,這就是他自己所作的那首松風閣詩。此詩卷沒落款,卷內有宋賈似道、元大長公主;明項元汴、清安岐的印記,卷後有宋元諸名家的題跋。此詩也收入黃庭堅的詩集堙A內容是描寫他以流謫之身遨遊湖北鄂城縣的樊山,他對此地的風光流連忘返,把山間松林內的一所樓閣,特別命名為松風閣,詩中有名句「東坡道人已沈泉、張侯何時到眼前」,因為這時蘇軾已經故去,而同門的張耒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來到這堙A字埵瘨′y露出無限感時懷舊的哀傷之情。此詩卷的書寫可能就在此詩的剛一作成,時間大概是崇寧元年九月,黃氏時年五十八歲。黃氏雖然自稱專攻唐顏真卿的書法,不過此詩卷除了有顏書的風格外,還兼具柳公權的筆意,可以說已經達到圓熟境地。從此詩卷的筆跡可以鑑賞出,黃氏不僅是禪家人物,而且其詩風更成為江西派之祖。

回首頁

回文學藝術

回書法

第(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