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給母親梳頭髮
林文月
資料提供─ 廖慧萍老師
本段大意:敘述母親無微不至照顧子女及操持家務的辛勞。

  母親是一位典型的老式賢妻良母。雖然她自己曾受過良好的教育,可是自從我有記憶以來,她似乎是把全副精神都放在家事上。她伺候父親的生活起居,無微不至,使得在事業方面頗有成就的父親,回到家裡就變成一個完全無助的男人;她對於子女們也十分費心照顧,雖然家裡一直都雇有女佣打雜做粗活兒,但她向來都是親自上市場選購食物,全家人所用的毛巾手絹等,也都得由她親手漂洗。我們的皮鞋是她每天擦亮的,她甚至還要在周末給我們洗曬球鞋。所以星期天上午,那些大大小小,黑色的白色的球鞋經常齊放在陽臺的欄干上。我那時極厭惡母親這樣子做,深恐偶然有同學或熟人走過門前看見;然而,我卻忽略了自己腳上那雙乾淨的鞋子是怎麼來的。
  母親當然也很關心子女的讀書情形。她不一定查閱或指導每一個人的功課;只是儘量替我們減輕做功課的負荷。說來慚愧,直到上高中以前,我自己從未削過一支鉛筆。我們房間裡有一個專放文具用品的五斗櫃,下面各層抽屜中存放著各色各樣的筆記本和稿紙類,最上面的兩個抽屜裡,左邊放著削尖的許多粗細鉛筆,右邊則是寫過磨損的鉛筆。我們兄弟姊妹放學後,每個人只要把鉛筆盒中寫鈍了的鉛筆放進右邊小抽屜,再從左邊抽屜取出削好的,便可各自去寫功課了。從前並沒有電動的削鉛筆機,好像連手搖的都很少看到;每一支鉛筆都是母親用那把銳利的「士林刀」削妥的。現在回想起來,母親未免太過寵愛我們;然而當時卻視此為理所當然而不知感激。有一回,我放學較遲,削尖的鉛筆已被別人拿光,竟為此與母親鬥過氣。家中瑣瑣碎碎的事情那麼多,我真想像不出母親是甚麼時間做這些額外的工作呢?

問題討論:觀察母親最常為你做的五件事,其中有哪些是你自己可以做
     的?

《第三段》 《第五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