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宇-先秦-莊子
-莊子-
時代背景
其人其事
寓言
 

 

莊子

天下第一才子書

  清初名評家金聖嘆列「莊、離、史、杜、水、西」(即《莊子》、《離騷》、《史記》、《杜詩》、《水滸傳、《西廂記》)為「六大才子書」,以莊周為第一才子,而《莊子》為「天下第一才子書」。

  史記莊子列傳說:「莊子者,蒙人也,名周,周嘗為蒙漆園吏,與梁惠王,齊宣王同時。其學無所不窺,然其要歸本於老子之言,故其著書十餘萬言,大抵率寓言也。」莊周所著《莊子》一書,洸洋恣肆,窮天下地,高蹈塵外,後學難及,是一部文學兼哲學的大著,他的學說高渺深遠,令人有不知如何登堂之感,然而在〈天下〉篇中他自己說:《莊子》之書,「寓言十九」,司馬遷也說《莊子》一書「十餘萬言,大抵率寓言也。」因此本篇將由莊子寓言入手,來一窺《莊子》此書的堂奧。

莊子的時代背景

  莊子約生於公元前369年,即處在「王道衰微,諸侯力征」的戰國時代,這個時代是中國一個巨變的轉型時代:政治方面封建制度瓦解,諸侯紛紛兼併,連帶地使學術上思想澎湃,百家爭鳴,諸子各騁其辭辯以博得諸侯的信用;而社會上,由於諸侯發動戰爭,人民死傷無數,(如公元前293年,秦大敗韓,傷亡達數十萬之多),有志之士鑑於此,紛紛提出自己主張而使學術呈現前所未有的蓬勃景象,如:孟子力倡仁政,韓非主張用法,莊周則強調生命價值..各有不同觀點。梁啟超先生認為諸多先秦學派大致可分南、北二派,二派觀點不同,所以呈現爭鳴的態勢:

 

 

 

北派 1.鄒魯派(北宗正宗) 孔子孟子
荀子
2.齊燕派(北東派) 管子
鄒衍
3.秦晉派(北西派) 申不害商鞅韓非

李悝

4.宋鄭派(北南派)

墨翟宋牼

鄧析惠施
南派 正宗
老子
莊子列子
支流   楊朱
許行
屈原

 

*<北派觀點>

崇實際.主力行

貴人事.明政法

重經驗.重階級

喜保守.主勉強

言排外.貴自強

畏天

*<南派觀點>

崇虛想.主無為

貴出世.明哲理

重平等.重創造

喜破壞.明自然

言無我.貴謙弱

任天

  莊周在先秦諸子中,無論文風或思想,都屬南方一系,如同屈原,是楚國文學的代表,所以作品具有南方文學浪漫文學的風格。

  其次莊周與孟子同時,但可說是戰國百家中較晚出世之人物,因此他可以成為道家集大成的人物,可以看到之前諸家的缺點而亟欲避之。有人以為莊子代表的道家有消極的避世心態,只求個人的逍遙境界,其實由《莊子》一書來看,莊子,正如〈人間世〉中的葉公子高,是「外飲冰而內熱如火」,是一眼冷心熱,憂心世人,最關心社會的有識之士,他的寓言故事批判了許多不合理的社會現象,及扭曲的人性,如批評偽儒者標榜仁義,欺世盜名而作〈盜跖〉;諷刺求富貴者不惜犧牲天然本性,為人主舐痔舔癰而作〈曹商使秦〉;諷人為雞毛小事爭個你死我活,因此有〈則陽〉篇中「蝸角之爭」的故事。又另塑造出─現實中不存在的理想社會及人物,如藐姑射之山的神人,建德之國的至人,正因看不慣現世人生,所以感慨萬端,所以諷刺之語辛辣冷峭,正因現世難居,因此創造出神秘玄虛的理想世界。

莊子在百家之中最具特色,因此他的言論不是為國君而發(如法家的韓非),不是為一己榮名利祿而發(如縱橫家),不是欺世盜名的偽儒者,也不是為辯而辯的名實家,他的終極關懷是每個人的本身,包括形體和精神的自由,他的最終理想是人與自然、與萬物合而為一的和諧社會,他時時提醒我們人類反省自身,關懷宇宙中的所有人事物,他的言論總是和我們心靈中的某部分相應,因此兩千多年來莊子之書仍閃耀著熠熠星光。

《莊子》一書,是哲學的、文學的、藝術的、環保的,美學的作品,既真,又善,又美,這樣豐富多貌的作品,它的名字當然要叫作─「不朽」。

莊子其人其事

  《莊子》一書是中國文學奇葩,由於他技進於道的文學藝術表現,超脫瀟灑的人生觀,才有後來的陶淵明、李白、蘇東坡等大文豪的出現,所謂「誦其文,讀其書,不知其言,可乎?」以下簡介有關莊子的生平、交遊,再論述其書的內容價值。

生平事蹟◎

  莊子名周,戰國人,據馬敘倫的〈莊子年表〉可知莊子生於西元前369年,約比孟子小四歲,比惠施少兩歲,而卒於公元前286年,享年約83歲。其生平事跡史無明文記載,但由《莊子》本書及《史記、莊子列傳》多少可探知莊子是一賢達而貧窮的士人,楚威王聞莊周賢能,「使使厚聘之」,他卻以寧願「曳尾塗中」的神龜自比,標舉自己寧願貧而樂道,也不願為富貴而束縛住自己心中的自由。他有多貧?他窮得只能穿有補丁的衣服見魏王,窮得要向監河侯貸粟,監河侯吝嗇推拖,便以「索我於枯魚之肆」設喻,一方面可見莊子貧幾至死,同時又諷刺了世人的勢利交情。

雖然他貧無立錐之地,但絲毫不為貧所苦,反而更達觀,更超然灑脫,不只超越了貧富,甚且超越了的生死,視生死如春秋代謝。既然死且不畏懼,自然任何事物都不能束縛他,自然能談笑風生,所以他揮灑出的文章或幽默詼諧,或犀利辛辣,或逍遙天外,或以道在屎尿…..文章是那麼地豐富而多采,令人目不暇給。此外,莊子有南方文人浪漫主義的精神,想像力非常豐富,前人說他的文章「無端而來,無端而去變化莫測。」讀之確實令人感覺如此。

  而處在戰亂頻仍,處世橫議的亂世,莊子高逸塵外,不同濁俗,以「獨與天地精神往來而不傲倪於萬物,不譴是非,以與世俗處」來自我標榜,超越了人世間的成敗、利害、得私、生死,肯定個體的自由價值,所以能「上與造物者遊,而下與外死生,無終始者為友」。莊子的非凡才智和曠達的氣魄是可想而知的,所以有人說他是「中國文學豪放派的鼻祖」實不為過。

◎老子、莊子之異◎

  莊子學說大抵承老子而來,二者同為道家的代表人物,但二人所關心的問題並不完全相同:

  1. 老子仍關心政治問題的解決,莊子則踢開政治問題,直接求人生精神的大解放。
  2. 老子提出「無」、「有」,莊子進一步提出「有有也者,有無也者,有未始有無也者,有未始有夫未始有無也者」以齊物的思想化去了「有」、「無」之相對。此外老子有先後,內外之分,如「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莊子則以「天地與我並生,外物與我為一」既否定,又超越一切對偶性的概念。
  3. 老子知「常」,莊子泯除常與無常,主張「物化」的觀念。章太炎說莊子雖尊老子為博大真人,而卻與之異趣,如莊子取法自然,不欲以權術自污等。老子後為法家權術派所取法,而莊子始終保持其本來面貌,或許我們可以說:莊子出於老子而青出於藍,他的思想顯然比老子更為成熟。

◎莊子與惠施◎

  莊子與惠施年齡相仿,所處時代相同,但一為道家,一為名家,兩人道不同卻相為友,由此也可見莊子心胸之開闊,他們二人看似互不相讓,但卻是為真理而爭的諍友,他們以辯駁來交流思想。「惠施多方,學富五車」,學問很淵博,又以善辯的名家聞名於世,但與莊子在濠梁上的魚樂之辯仍略遜一籌;其它以惠施為主角的故事在《莊子》書中記錄不少,或許有某方面的真實,如〈秋水篇〉可知惠施為梁相時,莊子來訪,惠施以為莊子將取代他為相,大為驚恐,而莊子則以「腐鼠」喻相位,說他根本不屑一顧,由此也可見兩人境界的高下。又莊子妻死,鼓盆而歌,惠施往弔,見此情狀,便以好友身份大加責備。這則故事其實是以惠施為世俗人們的代表,世俗之人對「死亡」感到畏懼,以為親人死去應哀痛逾恆,才不是無情的鐵石人,但莊子早已超出世俗之上,不被「死」字所嚇,所傷,由此便襯映出莊子超脫生死的豁達胸襟。

  除此之外,在<逍遙遊>、<德充符>、<徐無鬼>、<天下>等篇也屢屢記載二人的問答,如惠子曾以「人固無情乎」激問莊子;以「大而無用」譏諷莊子的學說,二人有不少哲理方面的精彩論辯,我們可以說,沒有惠施以世俗人的身份來反照,恐怕莊子激發出的智慧光芒必定會遜色不少。所以當惠施死去,莊子哀傷地說:「自夫子之死也,吾無以為質矣,吾無與言之矣」從此再也沒有可談論、可切磋的對手了,莊子雖曠達,但對那種發乎天性的落寞之情是可以想見的。

◎莊子一書◎

<1>內容
  《漢書.藝文志》著錄《莊子》有五十二篇,而今所見郭象注的《莊子》僅存三十三篇,本書可分三部分:一是內篇七篇,為莊子自著;二是外篇十五篇,三是雜篇十一篇,外篇雜篇不是莊子所作,應為弟子及後學所著,但大抵不違離莊周主旨。其詳細篇目如下:

  1. 內篇─有逍遙遊、齊物論、養生主、人間世、德充符、大宗師、應帝王等七篇。
  2. 外篇─有駢拇、馬蹄、胠篋、在宥、天地、天道、天運、刻意、繕性、秋水、至樂、達生、山木、田子方、知北遊等十五篇。
  3. 雜篇─有庚桑楚、徐無鬼、則陽、外物、寓言、讓王、盜跖、說劍、漁父、列禦寇、天下等十一篇。

以下對莊子自著的內篇七篇加以介紹以見其學說大旨:

  1. 逍遙遊:即「逍遙乎物外,任天而無窮」之意。本篇可說是莊子學說的總綱,揭示了人若泯除功名利祿等束縛,便可到一種「無所待」的真正自由的境界,可以像鯤鵬一般遨遊天地,可如藐姑射山上的神人乘雲氣,御飛龍,遊於四海之外,這種種都表現了莊子對人生理想的追求,即使不存在,仍令人神往之。
  2. 齊物論:所謂「物形萬狀,道通為一」,人和物看似相異,其實都是「道」的一種「物化」現象之一,如莊周與蝶,彼此並無差別,是平等如一的,所謂「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人與萬物當平等觀待,只有消除人對外物的觀察方式,人才能看到事物的本真。這一篇可算是莊子思想的「方法論」。
  3. 養生主:「護養生之宗主」之意,宗主即指人的精神,如何護養精神?莫過於順世而不滯於物,如庖丁解牛,批大隙,導大窾,順著自然的形勢,便能游刃有餘。也不要做過份的追求,所謂「生也有涯,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矣」,靜心無擾,才是養生妙道。這篇將前兩篇的<逍遙遊>與<齊物論>都落實在生命修養中。
  4. 人間世:是莊子論在人世間如何自處的哲學。「鳳兮鳳兮,何如德之衰也」楚狂接輿的故事見於《論語》,在《莊子•人間世》亦有記載,可見楚狂是道家人物,為莊周所贊許的,他要我們處亂世時勿爭名,勿炫德,如櫟社樹無所可用,才能成千年大樹,才能善保其身,自全天年。
  5. 德充符:即「德充於內,必符於外」之意,主題與<人間世>近似,但<人間世>論人在社會扮演的角色,<德充符>則側重於個人生命與自處之道。本篇中列舉了許多肢體殘廢的奇人,如斷足的王駘,形體雖不全,卻可使人們虛而往,實而歸,連孔子都想登門請教。沒有腳趾的叔山無趾也是有德之人,又如醜人哀駘它,曲背無唇的支離無脤,藉他的口說出:「還有比形體更珍貴的東西務求保全」。塑造這些形體不全的人,其實是為映襯出他們優美品德,這德是比形體更重要的東西。
  6. 大宗師:即「人可以師之以為宗本」的意思,什麼是人可以師法的事物?那就是「道」。知「道」之人就是所謂的「真人」。本篇描述了真人體道的境界是如何的美好。宗「道」但又不能執著它,所以說「魚相忘於江湖,人相忘於道術」,最好能如顏回坐忘,忘去仁義,忘去禮樂,屏棄耳目聰明,脫離形骸,使心空明,自能混同於大道,這就叫「坐忘」。
  7. 應帝王:即「無心而任乎自化者,應為帝王」之意。是莊子道家的「內聖外王」的思想體現。文末寫了一則「渾沌之死」的故事,以渾沌開了七竅後便死了來說明人聰明盡開,反而使天性盡喪。所謂「為者自敗」,這和老子的「無為」思想是可說是相通的。

<2>思想

  《莊子•天下篇》云:「莊子之學出於老子而猶奇警」,哲學家勞思光先生說,莊子思想是先秦道家學說中最為成熟的,他的思想表現在兩方面:

  1. 形軀我的否定:一般人認「形軀我」為「真我」,莊子卻大膽否定它,這個否定表現在「破生死」和「通人我」兩方面。
  2. 認知我的否定:莊子只以「情意我」為真我,否定形軀我,也否認了認知我,認為知識若不能接觸自我,這種知識便沒有意義。

  有人說,莊子是一「否定哲學」,因為他的文章用了很多「不、弗、無」等否定詞,其實這只對一半,莊子是先否定,然後再超越它,使自我當下能脫出形軀的拘執,這種形軀對自我的限制解除了,就是莊子說的「懸解」。「莊周夢蝶」的故事說明「我」可能流轉為莊周,可能物化為蝴蝶,我的形軀和外物的形軀並非絕對分立,這就是莊子的「通人我」思想。而既然我所認識的知識不能接觸真正的自我,所以堅持一定的是非,滔滔雄辯議論都是不需要的,那些認知活動反而是「自我的障累」而已。

  由以上可知:《莊子》是一部追求精神絕對自由的書,是一部安時處順的處世哲學,無怪乎在人心膨脹,亂事四起的不安世局中,它是最能撫慰人心,最為人所接受的思想。

◎道家與儒家、佛家思想的差異◎

  1. 儒家重「德」,個人方面強調「德性我」,對世界則採努力「化成」的態度。
  2. 西方重「智」,個人方面強調「認知我」,認知事物規律後想「征服」世界。佛家求靜斂不昧的主體自由,所以對世界採取「捨離」的態度。
  3. 道家強調「情意我」,主張「無為」,對世界採「觀賞」的態度。
    〈以上參考勞思光《中國哲學史》〉

  大體說來,莊子思想不似孟子借助雄辯,不如荀子、韓非有一嚴密的邏輯推理過桯可循,是採用形象化的寓言說理,而不像其他各家正面宣揚,他用文學寫哲學,使哲學文學化、藝術化了,然而在他抽象、玄妙、撲朔迷離的文字下所隱含的深意,反而更值得我們細細咀嚼玩味。

「寓言」一詞最早見於《莊子.寓言篇》,其實「寓言」是一種很 古老的文學體裁,早在西元前六世紀,希臘、印度和中國就有許多寓 言故事出現,如西方的《伊索寓言》、佛教的《百喻經》都是我們耳 熟能詳的文學著作。公元前二世紀的戰國時代更是寓言創作的黃金時 代,百家爭鳴,連帶地也創造出大量的哲學性寓言,在《荀子》、《 墨子》、《韓非子》中都可看到不少寓言故事,《莊子》書中寓言約 200則,更堪稱為戰國寓言的代表作。

寓言世界

寓言作用◎寓言取材◎寓言特色◎

寓言作用◎

  1. 要描述的事理很抽象,於是用一有具體形象的故事來設喻,以具體顯現抽象,所以再難理解的哲理經由寓言故事的敘述馬上可得到一 個完整的概念。如《齊物論》說:「以指喻指之非指,不若以非指 喻指之非指也。以馬喻馬之非馬,不若以非馬喻馬之非馬也。天地一指也,萬物一馬也,可乎可,不可乎不可,道行之而成,物謂之 而然,惡乎然?然於然,惡乎不然?不然於不然,物固有所然,物 固有所可,無物不然,無物不可…..」這樣的句子似乎抽象難解,但接著舉狙公分栗給猿猴,朝三暮四,眾猴皆怒,朝四暮三,眾猴  皆悅的寓言,於是我們便知:原來這段話是在說明「齊物」的道理 ,此物的分裂可能就是他物的成就,但以「道」來溝通卻是一體。  所以寓言有「化抽象為具體」的神奇功用,寓言往往「意旨遙深」 ,值得讓人細細咀嚼箇中道理,這也是寓言吸引人的原因之一。
  2. 戰國時代諸子以著書立說,以干諸侯,雖然可以高談闊論,但卻需要非常謹慎,因為游說的對象都是王侯公卿,如果出語不慎,很可能會為自己招來殺身之禍,要保全自身,又要排難解紛,使君王有  所省悟,設寓說理或勸諫便是最好的方式,如《史記.滑稽列傳》記載:齊威王終日沉緬淫樂中,不理國政,諸侯趁機入侵,國家將 亡,群臣都明哲保身,不敢進諫,但威王好聽寓言隱語,淳于?便勇於說話,他只以「國有大鳥」設喻,便使威王悟出:「此鳥不飛  則已,一飛衝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道理,以前的荒逸幡然而改,用心朝政,諸侯大感震驚,便紛紛歸還了齊國的土地。這使我們想到《大學》中的一句話:「一言興邦,一言喪邦」,寓言往  往在緊要關頭發揮了「化險為夷,使人幡然改過」的巨大作用。
  3. 故事人人愛聽,因為它生動風趣,令人聽得津津有味,比嚴肅的說理有趣多了,所以同是說理,但是我們喜愛《莊子》甚過喜愛《孟 子》,而《莊子》中十分之九是寓言故事,由此可知寓言有多吸引人;日常生活中,許多寓言故事也凝結為一句句的成語,被我們應用在日常生活中,如「埳井之蛙」、「守株待兔」、「游刃有餘」、「螳臂擋車」…..等等,由於它生動而不呆板,言簡而意賅,留 下令人想像的空間,所以一直為我們中華民族所喜愛。

  由於寓言是象徵式的語言藝術,一可寄寓抽象事理,二可明哲保 身,三則是風趣引人沉浸其中,因此寓言在戰國時代蓬勃發展,在《 孟子》、《列子》、《莊子》、《韓非子》或《呂氏春秋》中都被廣 泛採用,甚至有人說,「一部戰國寓言史便相當於大半部的戰國思想 史」,研究先秦各家寓言中所寄託的道理,確實便可從中了解各家的 思想內容,說它如同「半部戰國思想史」其實並非誇大,所以寓言深 值吾人來探討。

  雖然我國的寓言豐富,但卻不如西方有獨立的寓言故事集,這又 是什麼原因?中國寓言大都伴隨在諸子議論文章中,是一個附屬的產 品,長期依附在散文體文章中而沒有獨立成集,因為它不是純文學的 作品,它結合了思想,結合了文學和藝術,它是一個綜合多面的載體 ,各家各派利用它,達到目的後卻又不能執著於它的真實性,這就像 莊子所說的:「得魚忘筌」、「得兔忘蹄」,得意要忘言領會到它所 表達的意旨即可,不必拘執於言語具象自身,既然只強調它的弦外之 意,所以寓言向來沒有獨立地位,其實我們不妨將所有寓言獨立出來 ,以多角度來看寓言的內涵,或許可以發現它在中國文學史,甚至是 中國思想史等方面其實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不容小覷。

◎寓言取材◎

  《莊子》寓言約兩百則,它取材的範疇相當廣,大致有以下幾項:

1. 以日常生活所見為素材: 如〈則陽篇〉以建在蝸牛角上的觸,蠻二氏為土地而爭,死傷 數萬的故事來勸諫魏惠王不要因齊威王背約,為報匹夫之仇,便要率二十萬大軍去攻伐。姑不論史上的魏惠王是否真有此事,在戰國  時代,這種為土地而爭的狀況是現實中不斷上演的一幕,觸蠻二氏 處於蝸角之中,正如魏國處於宇宙之中,只為一丁點的小事而爭,不是很愚蠢嗎?莊子蝸角之爭的故事也足以對所有好爭愛鬥、器量狹小的人有所啟發。

2.借史料改寫而賦予新生命: 《莊子》的寓言故事出現不少大家所熟知的歷史人物,如孔子 、老子、黃帝、堯舜桓公、驪姬、神巫秀咸……等,他以這些人為主角,虛構出一個個的故事,藉他們的言行來闡說自己的主張。如 〈逍遙遊〉中把「堯讓天下於許由」這件史書上有載的故事加以發 揮,由許由的口說出「無所用於天下」的處事哲學。

3.以古神話傳說為題材: 〈應帝王〉中寫道:南海之帝儵,北海之帝忽為中央之帝渾沌  鑿七竅,使渾沌有了視聽聽食息後,渾沌卻死了。這則故事不就是古代天地開創的神話之一嗎?天地如何從萬古長夜演進為有人類文  明,各種神話傳說都有,莊子似乎是把「盤古開天」的故事加以改  編,用此來說明人類智巧破壞了天然本性的遺憾。 4.純屬虛構的故事 莊子想像力既豐富又奇特,他憑空虛構出不少寓言故事,如莊 子以「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幾千里也,化而為鵬…… 」拉開一書的序幕,便可見莊子的想像力是多麼廣大無邊的。又如<外物>篇說任公子釣魚,以五十頭牛為耳,釣得一尾大魚,分割  開剖後,浙江以東、蒼梧以北的人們都可以吃飽。世上是否有這種 大魚?恐怕誰都沒看過,莊子的想像力也實在太豐富了,難怪莊子被稱為天下罕見的奇書。 莊子的寓言上承傳說,下開小說,也影響了後世寓言體的創作( 如柳宗元擅寫寓言故事,使是「參之莊老,以肆其端」)他的寓言形 式看似荒誕無稽,實際卻寓含深刻思想,他抨擊當時政治社會現象往 往一針見血。他的寓言說理至精,識見高妙,劉熙載《藝概》稱它「 如風行水上,自然成文」是如此恰到好處;魯迅說它「儀態萬端,晚 周之作,莫能先也」。這麼豐富多樣面貌應是來自於莊子的「其學無 所不窺 」, 來自他豐富的想像力和敏銳的觀察力。而話說回來,莊 子著書雖然縱意馳騁,風貌多端,但主題只有一個─那就是「道」, 「吾道一以貫之」莊子所述的故事多屬虛構,不可執其文字而忘了他 最重要要闡釋的「道」啊!

<附錄>      

◎出自《 莊子 》寓言的成語 ◎

◎出自《 莊子 》寓言的成語

一. 逍遙遊

大而無當(逍遙遊):過大而不合用,形容人言行過度,不切實際。

大相逕庭(逍遙遊):喻相去甚遠;大不相同,或彼此矛盾。

尸祝代庖(逍遙遊):指越權代理。

中規中矩(逍遙遊):形容非常嚴守成規。

吸風飲露(逍遙遊):誰仙人之生活「不食五穀,吸風飲露」。

材大難用(逍遙遊):喻極高的才能,沒有碰到好的機會而被埋沒,無可施展。

姑射神人(逍遙遊):美如天仙之意。

流金焦土(逍遙遊):形容天氣炎熱。

偃鼠飲河(逍遙遊):喻心志氣度狹小,勸人安分不必貪欲。

巢林一枝(逍遙遊):喻易於漢滿足。

御風而行(逍遙遊):乘風而行,愉快自得之意。

淖約處子(逍遙遊):是說其嬌柔美好的樣子,有如處女。

朝生暮死(逍遙遊):形容生命非常短促。

椿萱並茂(逍遙遊):比喻父母都建在。

樗櫟之材(逍遙遊):原為樗櫟庸材,莊子原意是說樗櫟因為不才、無用,故成其大,而終其天後人則以「樗櫟庸材」形容無用之人。

鵬程萬里(逍遙遊):用以祝福人前程遠大,如鵬飛萬里。

鳩笑大鵬(逍遙遊):志向小卻嘲笑志向大的人,「井底之蛙」之意。

滿腹牢騷(逍遙遊):形容對事物不滿所發的批評很多,牢騷很多。

扶搖直上(逍遙遊):形容事業發展順利或仕途得意。

無何有之鄉(逍遙遊):一切都不存在的虛空境界。或指無為的仙境。

跳梁小醜(逍遙遊):用以比喻政壇中叛亂變節,或不可能有大出息的小人。

流金焦土(逍遙遊):喻天旱酷熱。

二.齊物論

存而不論(齊物):形容對一件事聽任其存在,暫不加以討論研究。

沉魚落雁(齊物):原意是說人們心中的美人,魚鳥並不能感受到,莊子以說明世間本無真正的美醜,凡夫俗子妄加受憎。今多用來稱讚女子容貌的美麗。

秋毫之末(齊物):鳥獸在秋天所生之細毛的末端,比喻極微小的東西。

栩栩如生(齊物):活潑生動的樣子。

見彈求炙(齊物):喻希望過急。

莊周夢蝶(齊物):喻人生虛幻,物我並無二異。

朝三暮四(齊物):不能辨別形勢改變而內容不變之愚者。或指意志不,堅主張不定的人。

夢中占夢(齊物):比喻人生如夢。

鴟梟嗜鼠(齊物):是說各有各的嗜好。

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齊物):內心已超越時間和空間,和天地共存共生,達到與萬物和諧統一的境界。

三.養生主

目無全牛(養生主):比喻技藝純熟。

如土委地(養生主):像泥土散落地上一樣。比喻事情之容易。

批隙導窾(養生主):會利用空隙,喻處事圓滑,得其中肯切要。

官止神行(養生主):停止使用感覺器官,靠精神活動進行工作。猶言「從心所欲」。

庖丁解牛(養生主):喻技術高超,或指能掌事物規則,做事便能得心應手。。

迎刃而解(養生主):比喻事情容易解決。

奏刀騞然(養生主):刀割物的聲音。用以比喻有本領,有經驗,做事不費力。

恢恢有餘(養生主):寬綽有餘地。

游刃有餘(養生主):是說善為其事,勝任愉快。。

新發於硎(養生主):喻奮發鋒利,有如新磨的刀刃。或用以指新起之秀。

蒿目時艱(養生主):是說愛國之士眼見國家多難而憂心。

薪火相傳(養生主):比喻師生道業相傳不絕。

生也有涯,知也無涯(養生主):用以教育人要抓緊時間勤奮學習。

安時處順(養生主):是說安於天理常分,順從自然的變化。

躊躇滿志(養生主):心滿意足,或志得意滿的樣子。

四.人間世

山木自寇(人間世):比喻東西因為有用而反招禍害。

不翼而飛(人間世):是說東西無端不見。

心如膏火(人間世):心急如焚之意。

支離破碎(人間世):形體分散而不完整。

以火救火(人間世):比喻無濟於事,反而有害。

美成在久(人間世):喻成就一件好事要經歷很長的時間。或說好的協議貴在能持久。

師心自用(人間世):用以形容人自以為是,不聽勸告。

無用之用(人間世):有才者以其能而受苦,是說全生遠害在於以無用為大用。

虛室生白(人間世):喻心靈潔淨純白,不為慾望所蒙蔽。

知出手爭(人間世):是說智慧因爭奪利益而變成狡猾。

繩墨之言(人間世):可做為規矩的言論。

與古為徒(人間世):與古人同類,或把古人當作老師。

飲冰內熱(人間世):原文為「朝受命而夕飲冰」,喻急火生內熱。

螳臂擋車(人間世):勇敢而力量薄弱,喻人不自量力。

溢美之言(人間世):指過分誇讚的言辭。

無所逃天地間(人間世):是說天經地義之事,無可逃避。

五.德充符

入吾彀中(德充符):是說被籠絡住了,中了我的圈套。

鑑於止水(德充符):靜水可當鏡子照人;形容「靜」方能致物。

肝膽楚越(德充符):同居於一身之中的肝與膽,就像楚國與越國一樣遙遠。

六.大宗師

相視莫逆(大宗師):用以形容朋友間言語雖不多,但心意相通,情感深厚。

鼠肝蟲臂(大宗師):喻極微小而不足道之物。或說人物事物隨緣變化。

至人無夢(大宗師):是說聖人不會妄想,所以不會做夢。

真知灼見(大宗師):正確而深刻的見解。

相濡以沫(大宗師):互相以泡沫浸溼以求活命。比喻患難中互相救護。

大塊假我形(大宗師):「大塊」,即自然,忘我於自然之意。

相忘江湖(大宗師):對江湖世事互不關心。

七.應帝王

功蓋天下(應帝王):形容功勞很大。

虛與委蛇(應帝王):勉強酬應,用以指稱與人假意敷衍應付。

斷鶴續鳧(應帝王):比喻強行違反自然的原理做事。

八.駢拇

臧穀亡羊(駢拇):喻所做的事雖不同,卻形成同樣的結果。或二人同時犯過卻不辨責任誰屬。

蒿目時艱(駢拇):是說愛國志士眼國家多難而憂心。

九.馬蹄

白玉微瑕(馬蹄):是說美好的事物上略見一些缺點。

詭銜竊轡(馬蹄):喻反抗約束,不受約束。

鉛刀一割(馬蹄):是說才能平常的人也能做出一些事來。

十.胠篋

探囊取物(胠篋):比喻對事情很有把握,很容易完成。

盜亦有道(胠篋):是說強盜也有他的規矩。

竊鉤竊國(胠篋):喻是非賞罰因人因事而有所不同。

十一.在宥

尸居龍現(在宥):靜如尸,動如龍,安居不動而神采自現。比喻從容無為。

昏昏默默(在宥):形容寂靜。

桁楊相望(在宥):喻刑獄之多,犯罪者眾。

掉頭不顧(在宥):轉頭而不理會。

渾渾沌沌(在宥):指大地初開時,陰陽未分的狀態。

雀躍三百(在宥):形容非常快樂。

獨往獨來(在宥):是說往來自由無所牽掛。

十二.天地

大惑不解(天地):是說迷惑至極,無以了解真象。

抱甕灌園(天地):比喻隱士灌溉園囿以營生活,安於拙陋。

神之又神(天地):是非常靈巧高妙,出神入化。

華封三祝(天地):引用為祝壽的頌詞。

酌焉不絕(天地):即取之不絕之意。

洋洋大觀(天地):形容規模盛大的樣子。

辭不獲命(天地):辭謝卻未獲淮許。

目迷五色(天地):形容物品太多,使人眼花潦亂。

獨弦哀歌(天地):故意表現出獨特清高的樣子,沽名釣譽。

止知其一,不知其二(天地):比喻對事情的了解不夠透徹,不夠全面。

孝子不諛親(天地):孝子不應該以言詞奉承其父母。

十三.天道

未學膚受(天道):所學沒有根基,非常膚淺,多用做謙詞。(按:「膚受」出自張衡<東京賦>)

得心應手(天道):喻心手相應,或事情辦得很順利的意思。

斲輪老手(天道):指技藝精湛或經驗豐富的。人

萬物之鏡(天道):萬事萬物是鏡子,可照見自己。或指人的精神。

膠膠撓撓(天道):動亂的樣子。

百舍重跰(天道):形容長途跋涉的辛苦。「跰」,即繭,腳長繭之意。

澤及萬世(天道):恩澤造福萬代。

辯雕萬物(天道):用巧言宏辯的言詞,雕飾萬物。

十四.天運

滿坑滿谷(天運):數量極多,到處都是。

一不可待(天運):是說沒有一樣可以預料。

十五.刻意

吐故納新(刻意):吐出腹內廢氣,吸入新鮮的空氣。

十六.繕性

時命大謬(繕性):是說時世太腐敗了。

倒置之民(繕性):本末倒置之人。

十七.秋水

一日千里(秋水)─比喻進步神速。

井底之蛙(秋水)─比喻見識狹小。

天地稊米(秋水):喻微不足道,意同於「滄海一粟」

弦歌不輟(秋水):指讀書聲音不停。

知魚之樂(秋水):喻人與萬物可相通。

曳尾途中(秋水):喻逍遙自在。

見笑大方(秋水):自謙詞,意謂自己學識淺薄,能力不足。

邯鄲學步(秋水) :指模仿別人不成,又失去自己本有的優點。

濠梁之辯(秋水):指喻別有會心之地。

以管窺天(秋水)─喻所見之小。

夏蟲不可語冰(秋水):形容人識見狹小,或不識時務。

望洋興嘆(秋水):喻做事因力量不夠或條件不充分而感到無可奈何。

十八.至樂

鼓盆而歌(至樂):弔唁人家喪妻的話。

綆短級深(至樂):喻才能小,不能勝任重任。

呆若木雞(至樂):本為訓練鬥雞使其見敵不動,則鬥必勝。今比喻人蠢笨不(至樂):(至樂):

十九.達生

呆若木雞(達生):受驚嚇,而表情呆滯,如木頭做的雞,動也不動。

昭然若揭(達生):非常明顯之意。

進退中繩(達生):說進退合宜,合乎法度。

解衣槃薄(達生):是說解下衣服,箕踞而坐。

虛憍恃氣(達生):喻養不足而驕傲自負。

二十.山木

似是而非(山木):表面看是如此,而事實卻非如此。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山木):喻人見利而忘身,不知患之將近。

衣敝履穿(山木):穿著破舊,指其貧窮。

二一.田子方

失之交臂(田子方):指往來之間,臂雖交而終失之,言其短暫。今多用以指當面錯過機會。亦步亦趨(田子方):追隨之,不離左右而學習之。或處處模仿別人。求馬唐肆(田子方):求馬於無馬之處,比喻所求必無所獲。奔逸絕塵(田子方):駿馬非馳,出群超眾,不著塵埃。比喻出類拔萃。哀莫大於心死(田子方):心死,人喪失靈魂人格。指哀傷的事,沒有比心死更可悲的了。揮斥如意(田子方):謂從容縱放揮舞,有指揮一切,旁若無人之概。瞠乎其後(田子方):比喻落後於人。甕禮醯雞(田子方):喻所見之小。儻來之物(田子方):指不是分內應得之物。

死生不入於心(田子方):是說內心自得,不以死生經心在意。

二二.知北遊白駒過隙(知北遊):白駒,駿馬。用以形容人生短暫或人生消逝之速。每下愈況(知北遊):是說道無所不在,愈是下賤之處,愈能明顯譬喻道的存在。現今用以表示情況越來越壞。道在屎溺(知北遊):溺,尿。用以表示道無所不在。

無始無邊(知北遊):無窮無盡。

二三.桑庚楚

數米而炊(桑庚楚):比喻處理小事情,勞而無益。迫在眉睫(桑庚楚):比喻事情十分緊急。二四.徐無鬼足音跫然(徐無鬼): (1)喻其待悅客來訪。(2)指腳步聲。害群之馬(徐無鬼):比喻危害眾人之人。喙長三尺(徐無鬼):比喻專說空話。

群蟻附蟺(徐無鬼):指趨附之人眾多。

運斤成風 (徐無鬼):形容技藝高超。

狗非善吠為良 (徐無鬼):喻賢者不在於有無善言。

二五.則陽

蝸角之爭(則陽):喻所爭極其微小。

二六.外物

枯魚之肆(外物):謂事情已經到了不可挽回的絕境。得魚忘筌(外物):當已捕到魚之後,捕魚籠就可以拋棄。比喻達到目的便忘了原來憑藉的工具或手段,或既得意旨,便可以不再計較形式。涸轍鮒魚(外物):車轍裡的一條鮒魚。涸轍:乾了水的車輪溝。比喻極度窮困,急待救濟。血化為碧(外物):喻精誠之至。

萬物之患(外物):謂長久的禍患。

二七.寓言

煬者避灶(寓言):燒飯的人都不敢正對著灶,懼其熱也。

睢睢盱盱(寓言):傲慢無禮,跋扈之貌。桑樞甕牖:喻貧寒之家。

二八.讓王

捉襟見肘(讓王):衣服破舊不堪,一拉即露出臂肘。喻人貧窮。

上漏下濕(讓王):形容屋宇之破爛。

以珠彈雀(讓王):用明珠彈雀,得不償失,輕重倒置。

夏葛冬裘(讓王): (1)形容應時之服裝。(2)形容人做事能因時制宜。

萬鍾之祿(讓王):指厚祿。

納履踵絕(讓王):喻貧窮之極。

二九.盜跖

久病成醫(盜跖):久病而熟知藥性及醫理;「三折肱而成良醫」之意。

尾生之信(盜跖):指固守信誓,不知通權達變。

無病呻吟(盜跖):指無因而感嘆。

三十.說劍

三十一.漁父

分庭抗禮(漁父):說說可平等相待。

息隱林泉(漁父):形容隱者生活。

三十二.列禦寇

不繫之舟(列禦寇):比喻逍遙自在,無所牽掛。

舐痔舔癰(列禦寇):比喻人官位,不惜做卑下的事。

屠龍之技(列禦寇):喻技高而無用。

探驪得珠(列禦寇):喻人文能扼要。

能者多勞(列禦寇):喻人有才能,則事多而勞累。

三十三.天下

一曲之士(天下):形容偏執之人,未能悟大道者。

強聒不舍(天下):謂言之諄諄不已。

學富五車(天下):形容人學識甚豐。

內聖外王(天下):內有聖人之德,外有王道作風,是說修己治人之道。

櫛風沐雨(天下):極言其辛勞。

荒唐之言(天下):謂誇大的言論。

 

<莊子參考書目>:

  • 古典文學三百題/建宏出版社
  • 中國古代文學史/勞思光/三民書局
  • 莊子之文學/黃錦鋐/學海書局
  • 莊子散論/孫以昭/安微教育
  • 莊子學案/朗擎霄/上海書店
  • 逍遙的莊子/吳怡/東大書局
  • 論莊子散文浪漫主義的特色/河北師範學院學報1990.4
  • 寓言和中國文/化陳浦清/衡陽師專學報19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