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
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    李白
作品: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覽明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賞析:

  首段開頭已表達了李白對生活不如意發出浩歎,也融鑄了他對污濁的政治現實的感受-心煩意亂,憂憤鬱悒不妨說:這是李白對長期以來政治遭遇和政治感受的一種藝術概括,憂憤之深、強烈,正反映出天寶以來朝政的愈腐敗和李白個人遭遇的痛處。即表現在「昨日之日」到「今日之日」上。而首段之「棄我去」,又說「不可留」;既曰「亂我心」,又言「多煩憂」都極生動地表現出李白的心緒之亂。

  三、四句忽作轉折;描寫面對著澄明的秋色,遙望著萬里長風吹送著鴻雁,這壯美景色,不由得激起李白滿腔豪情酣飲高樓。這兩句展現在我們面前,就像一幅畫,顯現出他那豪邁闊大的胸襟,一望無際似的。由李白本身就可了解他素懷遠大的抱負,但因長期被黑暗的環境所壓抑,所以無時無刻都嚮往著廣大的空間可以自由地馳騁。看見「長風萬里送秋雁」之景,感到精神為之一爽,心情舒暢,「酣飲高樓」的興致也就油然而生了,在我認為,也有一點藉酒消愁的意味吧!

  下兩句承高樓餞別分別寫主客兩人,這首詩是天寶末年李白在宣城期間餞別祕書省校李雲之作,唐人多以蓬萊山、蓬閣指祕書省,李雲是校書郎,故以「蓬萊文章」借此李雲的文章。上句讚美李雲的文章風格剛健,下句則以李白極力推崇的小謝(謝朓)比擬自己的詩清新峻秀,正流露出對自己才能的自信。這兩句呼應了題目中的謝朓樓和校書。

  後兩句說明了彼此懷有風起雲飛的壯志,想登上青天去把明月攬收。前面秋空,後卻「明月」可見後者不是實景。「欲上」是詩人酒酣興發的豪語。豪放天真,正是李白的性格。這兩句展現了彷彿現實中的黑暗一掃而光,心頭的煩憂已丟到九霄雲外,把前面所激起的昂揚情緒推到最高潮。

  然而李白雖是如此想,但身體仍被羈束在汙濁的現實中,故更加重了內心的煩憂苦悶,表現在11、12句上。不盡的河水就像無窮的煩憂,為了排除憂愁,引發了抽刀斷水的意念,顯示李白力圖擺脫精神的苦悶。

  最後結論消極,甚至逃避現實,因他總陷在「不如意」的苦悶中,終究爆發出要和現實世界決裂的吶喊。

   這整首詩表現他那憤激的呼聲代表多少不能一展鴻圖的志士抗議不平。憂憤苦悶中帶有自然豪邁雄放的氣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