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亭獨坐
敬亭獨坐      李白
作品:

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閒。

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

賞析:

  對於李白,不論是他的作風、性格、亦或是詩、詞作品的韻味,也許大 家都會想到李白的浪漫、才華洋溢、狂放不群、博學灑逸。賀知章曾讀了李 白的〈蜀道難〉,大為激賞,讚嘆說:「這可是天上貶下來的神仙呀!」但李 白的一生起伏,曾經當官,也曾經退隱;曾經顯達,卻也曾經失落。而這一 首五言絕句就是李白在天寶十三載(七五二年)秋遊宣州時,距他被迫於天 寶三載離開長安已有整整十年時間了。長期漂泊生活,使李白飽嚐了人間辛 酸滋味,看透了世態炎涼。(註一)曾聽過有人這麼的說「詩人總是比平常的 人多一條神經。」也許就因為這樣,李白在孤獨自處的情況之下,凝望著蒼 穹,看著景物的變遷,又想到自己的遭遇,感嘆之際而揮筆寫下這首詩吧!

  李白的這首〈敬亭獨坐〉(有些書可能是寫成獨坐敬亭山)雖然只是五 言的絕句,所用的詞藻並不甚華麗、奇險,也不正因為這樣才使得詩人所要 表達的情意更耐人尋味,更真切樸實!   

  眾鳥高飛盡      

  曾經是成群的鳥兒們在此地盡情地遊玩、遨翔,然而他們卻逐一的高飛 ,慢慢的越飛越遠,漸漸消失在詩人的視線範圍內,原本熱鬧的畫面頓時已 被拉下的幕簾藏了起來,安靜的空氣分子四處擴大、擴大....。   

   孤雲獨去閒

  走了鳥群,天空只剩下藍、白相間的色調,平靜的很。但不一會兒那唯 一的孤雲也不堪寂寞,優閒的飄去;正如同它曾優閒的飄來一般,嘿!靜得 讓你耳根清淨,連一聲告別也不說的離去,留下那聳然的敬亭山和詩人。天 空湛藍,偶爾飄過一縷薄霧,不到一刻又散去。此時外在靜境似乎正一點一 點的沁入詩人的內心,孤獨的感覺迅速漫延開來,清風微拂,卻拂不亂心頭 的思緒。   

  相看兩不厭   

  只有敬亭山      

  面對著留下的敬亭山,此刻無聲勝有聲,雖然只是一座山,雖然只是一 個人,不用言語,不用文字,就這樣默默的相「望」。「我看清山多美麗,青 山看我亦如此。」詩人所以與敬亭山「相看兩不厭」也許就是這樣吧!      

  官場上的失意加上人情世故見得越來越多;奉承的話漸漸的占滿了你的 耳縫,而且真實性卻也越來越低:如果有一天屬於你的那道刺眼的光芒不再 閃爍,頓時,你就像陷入了惡夢之中,那群「哪裡有〝利〞就往哪裡去」的 人,悄悄的離去,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絲情意。只因為如此你的價值大幅 度的下貶,就如同被打入冷宮的仕女一般。孤獨在李白詩中的「盡」、「閒」 二字中給全盤拖出,但敬亭山動也不動,依然一如往昔,也許是不嫌棄詩人 的潦倒,也許是與世俗隔絕,不為外界環境的變動而改變什麼。無論是什麼 ,卻頗讓詩人深深的動了情。「只有敬亭山」,這「只有」兩字下得好。管他 鳥兒是否飛盡,管他孤雲是否去了又會不會再回來,只有敬亭山,讓詩人的 情感能暫且有個寄託。此刻詩人心中已無旁騖,甩去不如意的心事,在無所 謂的靜境中享受著孤獨,不,應該不孤獨,因為敬亭山正與詩人同在哪!

註釋和註解:    

(註一)「李白在天寶十二載……看透了世態炎涼」此段是由唐詩     欣賞 第四輯李白中擷取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