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獨酌
月下獨酌     李白

作品: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賞析:

  李白詩文為今日之人所共賞,他的文學精采,於其行字之間便可明瞭,進入他的文字之中,便有著感同身受的感覺。「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李白訴出了他心中的憂愁,於當時,他的才氣無人欣賞,而未展長才,只能獨自默默飲酒,更可由其中見到他對酒的愛、戀,即使只有自己一人,也需有酒氣相 伴,以解心中的愁思。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帶出了孤寂的情況,由筆尖將詩中情緒帶到高潮,更表出了作者的高明。寫出只有月亮可明瞭他,此句顯出他的才能非常人可知,其心神的境界較他人高深,方與影、月共席,顯出「謫仙人」豪放不羈、瀟灑自在的特質,更顯一種飄渺、虛無的感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有著一種感慨:月雖可知其心情,但卻不可於天上與他共飲,不免感到愁悵,影雖日日隨行於身,但可知的,他不過只是影子啊!不可與之交談、舉杯、譜詩,讀到此處,令人也為李白的心情感到難過,不免使人感到同情。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寫出詩中人的無奈啊!在此境地之中,只 有月、影相伴,只好和他們相交為伴,以度今晚如此煩人的夜。在如此美好的 景色中,該把握住此刻啊!「行樂須及春」,有著雖感無奈之情,但卻依然忍 住傷感,收拾其感傷。下列幾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交歡,醉 後各分散」,便由此句帶出。   在高歌之時,或許可稱為人生一大快事吧!連月娘都駐足於空中,不忍離 去,點出了那時的欣喜之情,而在舞動時,影子亦隨我的身軀零亂的飛舞者, 在我清醒時,它們和我一同歡笑、快樂,人生何處復得此樂呀!在醉酒之後, 也許因此趕到眼前一片迷茫,而覺月、影離他而去的錯覺。以一般人的想法來 看,他可能有些許的精神錯亂,但能夠以自己的方式,處於孤獨的環境中,也 許是最懂得生活的人吧!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世間萬物本無情,若非有情之人,它們怎可 淚、笑、能言、能舞,在這,李白寫到了這兩句,更顯出了他的不俗啊!與月 、影相交,並相約在天上,我們只能笑他狂啊!   詩中的情緒,由原本的孤獨、靜寂,轉為喜悅、歡愉,全由「對影成三人」 ,一句劃破死寂的氣氛開始,就連讀的人,亦感受到這股感覺,體內的每一根 神經,彷彿被他帶著,走過了當時的情景。於詩中的字句,並無明顯點出他的 愁緒,但於行字遣詞之中,我們卻可明確知道,他當時的感受,這可說是他的 高明之處。

   於敦煌本詩題作「月下獨酌」,在「相期邈雲漢」句後有「天若不飲酒, 酒星不在天;地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天地即愛酒,愛酒不愧天。三盃通大 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為醒者傳!」可知,李白愛酒之深,也許因 為酒精就如他的催化劑,可以讓他妙筆生花,隨筆於紙上一點即成佳作,也許 在他醉時,方是他最清醒的時候,所以他會如此愛酒。

參考資料:

唐詩三百首 漢風出版社1991年9月出版一印  蘅塘退士編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