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文詩

  回文亦作迴文,因為句中詞語反復使用,詞序又恰好相反,而造成一種周而復始,首尾迴環的妙趣。回文詩的創作,最早當溯至晉代蘇伯玉妻所作的〈盤中詩〉。相傳蘇伯玉出使在蜀,久不回家,其妻思念已極,寫此詩於圓盤中寄予他,取其盤旋回環之意,以表達纏綿婉轉的感情,據說蘇伯玉讀後即感悟回家。詩如下圖,其讀法為「當從中央周四角」唸起:「山樹高,鳥鳴悲。泉水深,鯉魚肥。空倉雀,常苦飢,吏人婦,會夫稀。出門望,見白衣....。」你能以下類推嗎?
  而在北朝前秦苻堅時,竇滔妻子蘇蕙曾以五色絲線織成一幅「璇璣圖詩」,詩如下圖所示,按詩中共八百四十一字,排成縱橫各為二十九字之方圖。其中縱、橫、斜、交互、正、反讀或退一字讀,選一字讀,均可成詩。詩有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不等,據說可組成三千七百五十二首詩。可謂空前絕倫,教人嘆為觀止。今舉一例說明:「仁智懷德聖虞唐,貞志篤終誓穹,欽所感想妄淫荒,心憂增慕懷慘傷。」若反讀則為「傷慘懷慕增憂心,…,唐虞聖德懷慘傷。」別擔心自己迷失在茫茫字海中,耐著性子,也許聰明如你,可找出更多種不同的組合方式,開創一個嶄新的世界紀錄!
西 姿
鹿
西
西
退
 

  在<璇璣圖詩>的影響下,歷代文人競相模仿亦頗不乏此類順讀、反讀都詩意盎然的作品。例如王安石有五言回文詩五首,其<碧蕪>詩:

碧蕪平野曠,黃菊晚村深;

客倦留甘飲,身閑累苦吟。

倒讀即成:

吟苦累閑身,飲甘留倦客;

深村晚菊黃,曠野平蕪碧。

  蘇軾的次韻回文三首,寫一個女子編織著準備寄給守邊情人的回文織綿,不論順讀、倒讀,其心中惆悵幽黯的綿綿情思始終不變,由此可見蘇軾高超的寫詩技巧。今錄二首如下,大家可以試著倒讀,領略詩中思婦深深的愁恨。

正讀:

春機滿織回文綿,

粉淚揮殘露井桐。

人遠寄情書字小,

柳絲紙日晚庭空。

倒讀:............

   答案為何?已呼出欲出,聰明如你,應已有解答。不錯!有意思吧!

  另外,還有近似回文詩的倒句詩及頂真詩,倒句詩之每句均可倒誦,如:

處處飛花飛處處,

潺潺碧水碧潺潺;

樹中雲接雲中樹,

山外樓遮樓外山。

  頂真詩的特點,在於各句上接下頂,造成一種生動、整齊的美感,如南朝沈糾之〈擬青青河畔草〉描寫棄婦思念故夫的複雜思緒:

漠漠床上坐,中心憶故人。

故人不可憶,中夜長歎息,

歎息想容儀,不言長別離。

別離稍已久,空床寄杯酒。

  若將頂真與回文結合起來,不但能造成一種回環延伸的樂趣,還富有琅琅上口的民謠氣息。如〈白雪遺音•桃花冷落〉一詩:

桃花冷落被風飄,飄落殘花過小橋。

橋下金魚雙戰水,水邊小鳥理新毛。

毛衣未濕黃梅雨,雨滴紅梨分外嬌。

嬌枝常伴垂楊柳,柳外雙飛紫燕高。

高閣佳人吹玉笛,笛邊鸞線掛絲 。

結玲瓏香佛手,手中有羽望河潮。

潮平兩岸風帆穩,穩坐舟中且慢搖。

搖入西河天將晚,晚窗寂寞嘆無聊。

聊推紗窗觀冷落,落雲渺渺被水敲。

敲門借問天台路,路過西河有斷橋,

橋邊種碧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