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文選讀-世說新語選
課文選讀-世說新語選(第二冊第十二課)

原文

第一則 庾公有的盧

  庾公乘馬有的盧,或語令賣去。庾公云:「賣之必有買者即當害其主。寧可不安己而移於他人哉?昔孫叔敖殺兩頭蛇以為後人,古之美談,效之,不亦達乎!」

第二則 喻雪

  謝太傅寒雪日內集,與兒女講論文義。俄而雪驟,公欣然曰:「白雪紛紛何所似?」兄子胡兒曰:「撒鹽空中差可擬。」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風起。」公大笑樂。

第三則 觀人以言

  王黃門兄弟三人俱詣謝公,子猷、子重多說俗事,子敬寒溫而已。既出,坐客問謝公:「向三賢孰愈?」謝公曰:「小者最勝。」客曰:「何以知之?」謝公曰:「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多,推此知之。」

第四則 今之視古,猶古之視今

  京房與漢元帝共論,因問帝:「幽、厲之君何以亡?所任何人?」答曰:「其任人不忠。」房曰:「知不忠而任之,何邪?」曰:「亡國之君,各賢其臣,豈知不忠而任之?」房稽首曰:「將恐今之視古,亦猶後之視今也。」

第五則 絕妙好辭

  魏武嘗過曹娥碑下,楊脩從,碑背上見題作「黃絹幼婦,外孫 臼」八字。魏武乃曰:「吾已得。」令脩別記所知。脩曰:「黃絹,色絲也,於字為絻。幼婦,少女也,於字為妙。外孫,女子也,於字為好。臼,受辛木,於字為辭。所謂『絕妙好辭』也。」魏武亦記之,與脩同,乃歎曰:「我才不及卿,乃覺三十里。」

內容的探究

一.義旨的探究

[一]庾公有的盧--出自〈德行篇〉,記庾公不願將凶馬賣給他人,具有「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氣量。

[二]喻雪--出自〈言語篇〉,寫謝道韞之詩才。

[三]觀人以言--出自〈品藻篇〉,記謝安評述王羲之的三個兒子,以詞之多寡判別性情的急躁,有警戒世人勿急躁多言的深意。

[四]今之視古,猶後之視今--出自〈規箴篇〉,敘京房以古喻今,諷諭漢元帝應當有識人之明。

[五]絕妙好辭--出自〈捷悟篇〉,記述曹操與楊修共讀曹娥碑文,而領悟有遲有速,以見兩人才氣之高下。

二.作者思想情意的發展

  臨川康王劉義慶,為人清靜寡欲,雅好文學,其所編著之《世說新語》是一部志人的筆記體小說,描寫生動、簡潔犀利、意味雋永。本文所選的五則亦有這些特點,作者通過敘寫人物的神情、口吻、舉止,以顯示人物鮮明的性格特徵,並反映出那一時期不同人物的氣質和風韻。

[一] 剪裁安排的方法

在一庾公賣馬一則中:

  列舉孫叔敖殺兩頭蛇的故事,以記庾公「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氣量,更藉此表明作者看透利害得失之心,以凸顯庾公高節人格之可貴。

在二喻雪一文中:

  作者通過謝太傅與兒女在寒雪日,內集議論文義,偶有雪驟的一段問答,一喻狀高妙傳神,一白描高明,而公欣然。結尾公大笑樂,更展現謝安一家長幼相集的溫煦和樂氣氛。其次,就兩人文學素養判斷之,據《晉書謝安傳》所附之〈謝朗傳〉記載可知,其文學素養並不壞,而謝道韞更以才女聞名於世,由《晉書列女傳》中可知,他是一位性情飄灑出塵,而又懂得捕捉韻致的才人。因此,兩人在文學涵養上,也無法遽爾論斷高下。

在三觀人以言中:

  記謝安評王黃門兄弟三人,以《易經》繫辭「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多」論定小者最勝,亦暗示人的視聽言動當謹慎靜,切勿急躁多言。 1.魏晉人士崇尚清談,論起玄理動輒萬言,可見得這是一個很重視語言藝術和技巧的時代,對於語言技巧的起碼要求是簡約及片言析理。 2.根據《周易》繫辭所云,吉人是中有所得之人,中有所得,言必精要,中無所得,則了無信心,了無信心,則話自然就多得不著邊際,只好多說俗事故。因此,言談能力也成為判斷一個人品質優劣的根據。 3.凝之三兄弟之素養,據《晉書王羲之傳》所云,凝之為羲之次子,雖曾任官,卻是個糊塗人,子重雖為大司馬桓溫參軍,卻性情卓落不羈,而子敬則以從容閑雅風流,為一時之冠。謝安愛重他,以為小者為最賢,本是其來有自的。

在四今之視古,猶後之視今一則中:

  藉京房與漢元帝之論事,援引幽厲的典故,諷諭上位者應具知人之明,更要能知人任賢。

在五絕妙好辭一則中:

  以楊脩之捷悟,曹操雖為一世之雄,亦不能不為之折服。但楊修後來竟因此類事件而招魏武之忌,卒被誣殺。這可為世人好恃聰明者,作一殷鑑。曹娥為東漢上虞人,性至孝,曹娥碑文為漢邯鄲淳所作,東漢蔡邕讀曹娥碑文,題黃絹幼婦外孫□臼八字於碑文後,意在讚美碑文之絕妙。

[二]遣詞造句的技巧

第一則 庾公有的盧

  作者援引孫叔敖之例以明己志,並使用「寧可不安己而移於他人哉?」及「效之,不亦達乎﹖」二句激問法,來說明庾亮與春秋之成子高皆具有不忍人之心。

第二則 喻雪

  以層遞法說明喻雪,由庸俗及於輕盈,凸顯才之高下。就謝朗與道韞的修辭技巧看兩詩的優劣,兩人皆運用了譬喻法中的明喻,使人在恍然大悟中驚佩作者設喻之妙,從而產生滿足與信服的快感。就修辭技巧之運用及選擇上看,兩人都用明喻,無分軒輊。 1.東漢以降,文字脫離傳統文學,為文學而文學的思潮推動了文學家對美的追求,選文標準重視辭藻之美。因此,內容形式的兼美、個人情感與想像力、創造力的發揮,更是重要的創作目標,而這也是此文中謝朗不如道韞的理由。 2.不論以鹽或柳絮喻雪,在形式或顏色上都十分似細雪的形象。而且,他們也都注意到動感--灑鹽空中。因風而起。但進一步就情境想像力之發揮與辭藻之美化而言,柳絮因風起所喚起的美麗聯想,就不是灑鹽空中的俗拙所能比擬。由此可知,在文學上使用譬喻法時,應注意向、恰當、更要兼顧作為譬喻材料的美感或豐富意象。

第三則 觀人以言

  文中王黃門三人僅是背景,主景則藉謝安與坐客之對話來判斷人品之高下,利用引用法說書《周易》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多,勸人謹言慎行, 不可急躁妄言。 第四則 今之視古,猶後之視今 京房引導元帝道出自己想說的話,然後歸出結論。言簡意賅,餘味無窮,頗富機智。文中運用了省略句「其任人不忠」原式應作「其所任之人不忠」,「亡國之君各賢其臣」中之賢為轉品法之使用,用以說明亡國之君無知人之明。中間部分及末段,回文「將恐今之視古,猶後之視今」盼元帝能以古為鑑,莫蹈亡國君之覆轍。

第五則 絕妙好辭

  本文以分序之法析釋八字為絕妙好辭,並以三十哩路比較才學之高下頗為具體。這一則曹操與楊脩鬥智,楊脩所把握的不過是修辭技巧中的析字格。 「我才不及卿,乃覺三時里」運用轉化法中形象化的手法,進一步說明曹操自嘆才思不如楊脩,悟了竟差了行三十里路的時間。以上五則,內容雖不同,然文筆簡鍊、趣味雋永,使人讀後有所啟發,於文學上、修養上均裨益不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