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賞析-世情嘆

 

 

山坡羊  潼關懷古    張養浩

峰巒如聚,波濤如怒,山河表裡潼關路。望西都,意踟躕。

傷心秦漢經行處,宮闕萬間都做了土。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導  讀   

  1、張養浩《雲莊樂府》中,山坡羊懷古共有九支,其中三首都是作者赴陝西行臺中丞途中所作,此為其一。

  據《元史、張養浩傳》云:「天歷二年,關中大旱,飢民相食,特拜(張養浩)為陜西行臺中丞。...登車就道,遇飢者則賑之,死者則葬之。」此曲為前往陜西賑災,途經潼關之作。  

  2、「潼關」,位於陜西潼關縣北,地處秦嶺高地,地當陜西、山西、河南三省交界處,自古即為著名之關塞,西靠華山、南接商嶺、北臨黃河、東連桃林,據黃河天塹,扼三省要沖,是長安、咸陽的門戶,東西交通之要道,自古即為兵家必爭之地。 一、 賞析 此曲是張養浩的代表作之一,思想價值與藝術性均高,可算是元代散曲中的 佼佼者。題目是懷古,實際上是藉古傷今,對因旱逃難,流離失所的飢民蒼生,發出深刻的感慨。

  首二句「峰巒如聚,波濤如怒」,從潼關靠山臨河的形勝談起,因為潼關築城於山腰,居高臨下,所以作者對群山的感受並非高入雲霄,而是平起平坐似的從四面八方聚湊而來,一「聚」字,賦予眾多的山巒以生命和意志,許多的峰巒從不同的方向奔來,拱衛潼關,充滿了靈動之感。另一「怒」字,不僅凸顯出水流的湍急,奔騰怒號的氣勢,更賦予它生命和感情。波翻浪湧,咆哮的河水究竟「怒」的是什麼?讀者很容易就此進入想像的空間,去體會作者弔古傷今所產生的滿腔悲憤之情。

  第三句「山河表裡潼關路」,承一、二句之山與河而來,並藉著《左傳》晉國「表裡山河」的典故寫出潼關的險要地勢。潼關是關中的門戶,有著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但它是不是就此能保障王國古都的萬無一失呢?透過這雄渾蒼莽的境界,作者開始心遊千古,進入歷史的長廊,從寫景而轉入懷古,抒發感慨。

  因為飽含著悲天憫人的思慮,作者在對山河做了相當程度的擬人化的描寫之後,筆鋒一轉,進入「望西都,意踟躕」二句。或謂「西都」是泛指秦漢以來在西安所建立的古代帝都;實則自西周始,秦、西漢、前趙、前秦、後秦、西魏、北周、隋、唐等十個王朝均建都於關中,這「西都」的歷史達千年之久。作者立足潼關,望向西都,眼前所見卻是赤地千里、飢民遍野的慘象,此時的心情已不僅是踟躕猶豫而已,心中之惆悵鬱憤更可想見,懷古之情自然引出。此二句在曲中有承上啟下的過渡作用。

  第六、七二句,「傷心秦漢經行處,宮闕萬間都做了土」。寫出了前句「意踟躕」的原因。「宮闕萬間都做了土」作者此嘆,可從其另一首《山坡羊、驪山懷古》中得到印證,「驪山四顧,阿房一炬,當時奢侈今何處?祇見草蕭疏,水縈紆,至今遺恨迷煙樹。列國周齊秦漢楚。贏,都變做了土;輸,都變做了土。」 歷代王朝經行之處,曾有過千萬間的宮闕,千萬的王侯貴族在此尋歡作樂、窮奢極侈,這些宮闕也隨著各個王朝的興亡,築起又破滅,阿房宮、未央宮、華清宮…這當初都是揮霍了多少民脂民膏所建,到如今都化作廢墟一片,舉目所見,只有無數逃避饑荒、屍填溝壑的難民,這看在一個憂民憂時的文人眼中,是何其的不忍!

  最後,「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是全曲的總結。歷代王朝的興亡並非是作者「傷心」的原因;最讓作者悲痛與慨嘆的,是歷代人民的深重苦難。「你方唱罷我登場」,在走馬燈似的改朝換代中,唯一不變的是人民所遭受的痛苦。歷史上的王朝興盛也罷、敗亡也罷,老百姓總是逃不過這其間的災殃和苦難:為了新的王朝之興盛,百姓們拋頭顱、灑熱血;為了誇示功業,興建宮殿,百姓們的金錢與勞力均被剝削;王朝混亂滅亡,烽煙戰禍不斷,百姓們的性命更是不保。無論興、亡,百姓們的苦難,又豈是區區筆墨所能道盡!這個獨到而深刻的見解與結響,是歷來曲評家所折服與讚賞的。

  由寫景而懷古,由懷古而議論抒慨,借古傷時,鬱勃蒼涼的感情特別能打動讀者,篇幅雖小,但格調悲壯沉郁,氣勢磅礡雄渾,是內涵豐富的優秀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