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瀾宮之旅:第三章∼神明的故事

天公爐


  「天上有玉帝,地上有皇帝」。天公爐代表玉皇大帝,是至高無上的神祇,眾神的主宰。

  祂(張堅)住在金碧輝煌的凌霄寶殿,手握天界、地界、水界管轄之大權。北宋真宗以神入夢之事, 封玉皇為:「太上開天執符御歷含真體道玉皇天帝」,簡稱玉皇大帝。將國家、民間、 道教之神的主宰合而為一。因為神格極端崇高,無法塑其像,故不設神像,只在神祈上書寫【玉皇大帝】四字。 大甲鎮瀾宮不設玉皇大帝神龕,僅在天井設置天公爐供信徒祭拜,爐腳由三隻贔屭背負著, 兩旁由兩隻狻猊拱著,香火直通天庭與玉帝相感應。台灣大部分廟宇皆如此。


天公爐


回到第三章

三官大帝


  三官大帝:相傳元始天尊口中吐出三官,降生人間。他們分別是:堯帝,誕生於上元(農曆元月十五日), 是為天官,主賜福;舜帝,誕生於中元(農曆七月十五日),是為地官,主解厄; 禹帝,誕生於下元(農曆十月十五日),是為水官,主救苦。源自人民對天、地、水的自然崇拜, 演變為監察人間善惡,來決定人間禍福的神明。台灣閩籍家庭在廳堂橫樑上懸掛著天官的「三界公爐」, 一般認為是「天公爐」是祭拜玉皇大帝之用。天官也與祿星、壽星並列為三星。


回到第三章

















媽祖的故事


  在台灣民間流傳許多有關媽祖救苦救難與燴炙人口的故事,千百年來讓民眾津津樂道, 傳頌不止。其中雖然有許多是穿鑿附會的傳說故事,但在無形中卻發揮了無比的教化功能, 讓人心得到最直接的淨化。以下羅列有關大甲媽祖與媽祖神蹟以供參考。

鎮殿媽祖
1.鎮殿五媽祖

「大媽坐殿、二媽吃便、三媽愛人扛、四媽閹尻川、五媽五媽會」

  大媽,指鎮殿媽祖,是鎮瀾宮內最大型的一尊神像,身穿龍袍,肩披霞帔,頭戴鳳冠, 腳穿麟靴。終年坐在殿中供信徒祈求膜拜。身旁有書童、印童服侍。據說鎮殿媽祖是軟身媽祖, 手腳身體都可以自由轉動,二次大戰期間,盟軍丟兩顆炸彈在大甲街上,一顆炸燬火車站一帶; 一顆未爆彈落在媽祖廟旁的市場邊,當時鎮殿媽祖的雙手是張開的,民間流傳是鎮殿媽祖顯靈接砲彈, 才使鎮瀾宮城內一帶沒有受到炸彈損傷。大甲鎮瀾宮鎮殿媽祖神像頭戴鳳冠、身穿龍袍、雙手盤靠、 十指互拱。雙眼垂瞼下望,神前一方磚,與神明眼神交互映對。神像垂瞼下望有慈悲、反省、 與內斂的氣質,左右隨侍的是她的侍女。


媽祖護國佑民


進香媽於元宵節迎出神龕,
準備擲筊決定進香日期

  二媽,坐在鎮殿媽的前面,神像特別重。也是長年鎮守在廟中,一般信徒祈求焦點落在鎮殿媽身上, 因此,二媽僅享受人間煙火,不需負什麼責任,所以稱吃便(撿現成便宜)。

  三媽,是指副爐媽,平日常駐爐主家或接受五十三庄民眾請回家祭拜, 三月還得和正爐媽到南部遶境進香,因此稱愛人扛(常坐轎四處巡訪)。

  四媽,是指正爐媽,專門負責醫療,神座下方長年被信徒挖木屑當藥引治病,故稱閹尻川。 現在已經用鐵皮封起來。


代表神明靈性的主神燈

  五媽,經常被請出去參與民間活動,故稱五媽會。

  開基媽,頭戴七條冕旒,身穿明朝服裝,鎮瀾宮董監事指其為傳承下來最古老的媽祖。

  鎮瀾宮中的湄洲媽是民國76年農曆99日,董監事們突破政治限制,前往大陸湄洲參加媽祖升天一千年紀念活動, 請回的湄洲媽祖。大甲信徒均稱,大陸因經濟不好,因此媽祖顯得有點消瘦。不過大陸宣稱, 大陸雕刻的媽祖是以年輕女神為依據,台灣則是以中年神韻為版本。

2.主神燈

  神龕前,藻井下,有個媽祖的元神燈,終年點燃著,象徵媽祖永永遠遠的庇祐著祂的子民。 神龕前的主神燈,代表神靈的存在,燈座古色古香。鎮瀾宮不敢用電燈,惟恐停電而讓燈熄滅, 因此都用油燈。長年有大批信徒捐贈花生油,由廟中專人負責添油。多年來廟中香火鼎盛且澤被四鄰, 乃至全台與全世界。


永不熄滅的主神燈

3.媽祖傳說

  歷代傳說媽祖的父親林愿,別名惟愨。曾任職都巡檢,世居莆田縣忠門鄉港里村, 告老還鄉後隱居莆田縣湄洲嶼東螺村。母親王氏,生下一男六女。媽祖誕生於宋太祖建隆元年(西元960年)三月二十三日。 出生到滿月期間從不啼哭,因此取名「默娘」或稱「默」。

八歲到私塾唸書,就能過目不忘。
十多歲就喜歡焚香拜佛,誦讀經文。
十三歲默娘因樂於施捨,得到玄通道士傳授「玄微祕法」。
十六歲得到井中神人授給的銅符,學會法術,並以符令驅邪救世,里民稱之為「神女」。父兄出海遇大浪,媽祖駕舟出海救回父親,然後又找回哥哥的屍首,即所謂「機上救親」。
二十一歲莆田大旱,縣尹求媽祖禱雨濟民成功。
二十三歲收千里眼、順風耳兩妖怪,皈依正教。往後常在海邊幫助航海的船隻與村民。
二十六歲省都官員求媽祖,媽祖焚靈符,金甲神人助媽祖拯救閩浙水災。
二十八歲昇天湄洲島的湄峰。聽說「媽祖」的遺體埋在馬祖島,埋葬的地方現在改建為媽祖廟,並因此取名叫「馬祖」。


柳樹鬼的千里眼


桃花精的順風耳


金精的順風耳將軍


水精的千里眼將軍

  媽祖由於時代的變遷,與國家政治的需要,加上神蹟顯赫,救人無數,而有不同的稱號。 如神女、巫女,並先後被冊封為順濟、夫人、妃、天妃與天后。其傳說故事較具代表性的有:

神女宋宣和二年(1120)有商人遇颶風,呼「神女」搭救,得到幫助。回鄉後於莆田寧江聖墩拓寬神廟,重塑金身。
巫女宋高宗紹興二十年(1150),莆田狀元黃公度應李富邀遊白湖順濟廟,詩中已表示媽祖當時的海神。
順濟第一次朝廷封號,宋宣合四年(1122),允迪出使高麗,遇風,得朱衣女相助,得聖墩廟神信徒告知是湄洲神女。乃奏請徽宗皇帝詔賜「順濟」廟額。
夫人宋孝宗淳熙十年,溫台剿寇有功,封「靈慈昭應崇善福利夫人」。
宋紹熙元年(1190)救旱大功,進爵加封為「靈惠妃」。首次從「夫人」進爵為「妃」。
天妃元世祖至元十八年,以庇護漕運,功封「護國明著天妃」。

最長的封號:元天曆二年(1329)以護漕大功加封,並遣官致祭天下各廟。封號共22字。「護國輔聖庇民顯祐廣濟靈感助順福惠徽烈明著天妃」

天后康熙二十三年(1683)汪揖出使琉球,獲得神明幫助,皇帝詔封為「護國庇民妙靈昭應仁慈天后」,首先出現「天后」二字。
天上聖母雍正四年,以救皇宮大火,敕封「天上聖母」。後又因護航運、滅賊寇,而在「天上聖母」詞上加封字句,以示尊重。


信徒的進香旗


媽祖遶境進香的神童護衛

  (1) 媽祖法術秘笈:銅符

  默娘從小就十分聰明,剛滿八歲,跟著私塾的老師學習,就能完全了解書中的經義。 十幾歲開始,就喜歡淨几焚香,早晚誦經禮佛,從不懈怠。十三歲時, 有一個叫做玄通的老道士經常到家裡來,每次默娘都虔誠的施捨齋飯。 有一天道士說:「妳具有佛性,應該能夠修成正果」。因此就傳授她「玄維秘法」, 默娘很快的就能領悟其中的精妙。十六歲,有一天跟鄰居的一群女孩一起遊玩, 忽然看見古井內有一名神仙手捧銅符,由仙官跟隨保護,緩緩地昇了上來, 女孩們害怕得拔腿就跑,但默娘神色自如的留在原地,並接受神妙的銅符。從此以後, 她的符咒竟然可以驅邪救世,法力越來越高強,並經常展現神力。常常身在室內, 元神卻能四處雲遊,駕雲朵飛渡大海救人。每次和人談論吉凶禍福的事情, 都神奇地應驗了,讓村民更加信服。

  (2) 伏蛟說法

  海怪「晏公」常和水妖興風作浪,弄翻來往的船隻,是海上航行最大的禍患。 有一天媽祖元神出遊至東海時,與晏公相遇,雙方激烈鬥法。 最後晏公被媽祖以法力所制服。但口服心卻不服,趁媽祖不注意又變成一條神龍, 攻擊媽祖,最後媽祖借用法繩,捆住神龍,讓牠難以掙脫,飄浮在水面上, 晏公才因畏懼而認罪。媽祖囑咐牠用心統領海中水族, 於是晏公成為媽祖的轄下總管之一。

  (3) 收服千里眼順風耳

  住在西北方有兩個妖精,一個叫金精,另一個叫水精。水精眼力好,號稱「千里眼」, 金精耳朵很靈敏,號稱「順風耳」。兩人常在村莊西北出沒,為害百姓。 因此媽祖就化妝成村女混在婦女群中。兩妖不注意,以為她是普通民間女子, 近前戲弄,被媽祖用手中絲帕困住,而暫時伏法。兩年後,兩妖再度出現, 變本加厲橫行於江河湖海之中。媽祖再前往收伏,二妖無處躲閃, 只得拜服在媽祖座前充當侍衛。

  (4) 昇天化神

  宋太宗雍熙四年,九月九日重陽節前,默娘告訴家人,心中非常平靜, 明天就是重陽節,想去山上走走,事先向家人告別。家人認為是重陽習俗,不以為意。 第二天默娘獨自登上湄峰最高處。忽然聽到空中仙樂繚繞, 抬頭看見鑾駕車隊浩浩蕩蕩,默娘便跨上雲端登天成仙。成仙後還是經常從雲端, 勘查人間,也常託夢顯聖,降福人間。


進香前的起馬拜拜


哨角齊催媽祖起駕

  (5) 遶境進香

  傳聞中早期大甲鎮瀾宮曾到大陸湄洲進香, 後來因日據政府的限制與經濟關係改到雲林縣北港朝天宮進香。 民國七十六年因分靈關係與北港朝天宮發生爭執,才改到嘉義新港奉天宮遶境進香。 以大甲媽祖信徒的心態,大甲媽祖走到哪兒,信徒就跟到哪兒,心目中以大甲媽祖為依皈。 每年元宵節傍晚,鎮瀾宮會將準備遶境進香的正爐媽、副爐媽迎到拜殿神案,供信徒膜拜。 選好時刻,由宮中董事長擲筊決定何日、何時出發遶境進香。 出發日期一般都由農曆三月初起的晚上子時擲筊決定。日期、時間決定後、馬上貼頭香、二香、三香、 贊香榜示,各地搶香團體也早到鎮瀾宮等候,並立刻取得協調。緊接著鎮瀾宮人員要探路, 聯繫拜訪廟宇,貼路過時間的香條,完成一切前置作業。各陣頭練習,出發則以新的裝置出發。 媽祖遶境進香回程是大甲最熱鬧的一天,家家宴客慶祝,大甲街上常常擠得水洩不通, 如果您有空不妨前來親身體驗一下那種虔誠與熱鬧的場面。


遶境進香

  (6) 積慶公與太夫人

  宋寧宗慶元六年,朝廷以神妃護國庇民,功不可沒,於是頒詔封神妃的父林愿為「積慶侯」, 又改封為「威靈侯」。妃母王氏為「顯慶夫人」。清仁宗嘉慶六年,追封后父林愿公為「積慶公」, 封后母王氏為「積慶太夫人」,也隨祀在鎮瀾宮中。


回到第三章

註生娘娘與婆姊


  註生娘娘本名陳靖姑,是五代福建古田縣臨水鄉人,又稱「臨水夫人」。傳說她曾斬蛇除妖, 被封為「順懿夫人」。由早期催生助產的傳說,演變為專負責子嗣繁衍、保佑嬰兒平安之神。 註生娘娘與媽祖同為福建相互輝映的女神。信徒對註生娘娘有特別的祭拜, 如換白花、紅花以求生男或生女,祭拜麻油雞飯以答謝神恩, 和其他祈求有關生育或小孩的種種風俗習慣等,值得你觀察。附祀有婆姊,為輔育照顧小孩成長之神, 大甲鎮瀾宮只附祀四位婆姊,一人照顧三位小孩,可能代表一位婆姊照顧一季。

註生娘娘

  婆姊母:註生娘娘身側附祀有十二婆姊母,是註生娘娘的部屬, 是負責照顧小孩成長到十八歲成年的神明。小孩有文相、武相打扮,有抱、有吃奶、嬉遊等動作, 顯現婆姊母和現在的褓母有相同的功能。有機會到廟中拜拜時,不妨向前一點, 跟她打個招呼、虔誠的拜一拜。


回到第三章

伽藍、虎爺


  伽藍本指佛教寺院,後來演變為佛教護法神。隋朝僧人於當陽玉泉山建精舍, 關羽父子託夢陳請受戒,當該寺伽藍。佛教徒崇其義氣,乃奉為護法神,封其法號「伽藍」, 守護廟。道教興盛時也曾封關羽為道教護法,封為「伏魔大帝」。 故鎮瀾宮的伽藍神龕前由本鎮老書法家康萬傳老師題對聯:

  守古剎邪魔辟易
  清塵寰黎庶康寧


伽藍尊者右侍


伽藍尊者左侍

  老虎為百獸之王,民間將他神格化,藉以驚走妖邪,嚇走凶神惡煞,使地方安寧平靖, 而尊稱為「虎爺」。另大道公曾救過老虎,老虎感其恩而為成為他的坐騎。 土地公管山神土地,虎爺為土地公的使者,管地上的兇禽猛獸, 因此台灣各廟有奉祀虎爺的習慣。一般虎爺都奉祀在主神龕下的凹洞或桌下, 大甲鎮瀾宮因信徒與媽祖特別親近,無空間安祀,故而放在伽藍殿,虎爺造型雖然可愛, 但仍帶有諸多威嚴。

虎爺


回到第三章

觀音佛祖


  據妙法蓮花經說觀音佛祖,是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能現三十三化身,救十二種大難, 對所有的眾生都一視同仁,如果有難,喊祂的名字,便會前來救助。一般人尊稱祂為「觀自在」、 「觀音大士」、「觀世音」、「觀音菩薩」等。 鎮瀾宮的觀音神像以奉祀在浙江普陀山的楊柳觀音為藍本:戴女式風帽與披肩長巾, 手持淨瓶,楊柳枝。聽說:「唸一聲觀世音菩薩,就能解一場憂」。


觀音佛祖

  觀音菩薩是塵世間口耳相傳的救苦救難、消災解厄的神明。觀音本為男身,為了化解封建時代, 婦女的困苦及卑微的社會地位,便化身女性下降塵世,以達到傳教、解厄的目的。 又傳說觀世音為印度阿彌陀之子或妙莊王的三女,生前常注意世間的悲苦, 發誓要解救苦難的百姓,倍受敬仰。

  觀世音菩薩屬佛教,台灣道教廟宇大都有附祀,且以素齋供奉。善才、玉女為觀音左右隨侍, 傳說善才為牛魔王與鐵扇公主所生的孩子,名叫紅孩兒。


回到第三章

韋馱菩薩


  相傳有邪魔將釋迦牟尼佛的骨頭搶走,多虧善於行走的韋馱奮力追趕奪了回來。 韋馱菩薩原是佛教護法的天神。另外,韋馱天者亦為天神之一,其神像為一年少英俊,穿著甲冑, 執金鋼杵的武將。另有韋昆為南方增長天王的八大神將之一,居四大天王所屬三十二將之首。 世人將韋馱天者與韋馱菩薩及韋昆等三人融合在一起,在寺廟中負有驅逐邪魔,保護寺廟的重責大任。

  有一種說法,即廟中的韋馱護法神像如果雙手合捧金剛杵,表示本寺廟可供休息住宿。 如果手撐金剛杵,則表示不供住宿,各位到廟中不妨求證看看。


回到第三章

















十八羅漢


  漢化的佛教將佛教徒修行達到一定品味的神仙人物,讓他們永住世間護持正法,稱為羅漢。 相傳為釋迦牟尼佛涅盤時身邊有十六大羅漢。佛教東傳後,五代時期的羅漢也是十六人。 後來漢人增添為十八羅漢。


十八羅漢之一

  有人認為增添傳述經文的慶友尊者和譯經的玄奘法師較合理。到乾隆皇帝時, 都認為應增添降龍羅漢和伏虎羅漢,而成定局,最後羅漢漢人化, 連乾隆尊者也塑進碧雲寺第四百四十四尊羅漢。羅漢常降生人間,人數不拘,常見有十六羅漢、 十八羅漢、五百羅漢等。且各地廟宇奉祀的羅漢有所不同。故你、我多行善事,傳播利於社會的佛法, 也有可能成為羅漢。


回到第三章

貞節媽


  生於清乾隆44年(1779年)的貞節媽林春娘原是大安鄉中庄人氏, 小時候因為家貧送給大甲三腳街口余家當童養媳,十二歲那年,丈夫余榮長(十七歲)經商不幸溺斃, 林春娘雖未成婚,卻不再嫁並孝順婆婆而名揚鄉里。道光十三年林春娘年五十五歲, 鄉紳劉獻廷轉呈淡水廳同知報請旌表、建牌坊,然因家貧,無法籌措經費, 遲至道光二十九年張綱任職大甲,得淡水同知黃開基、新竹林占梅率先捐銀響應,才竣工。 清同治元年(1862年)台中四張犁戴萬生率眾作亂,部將王和尚、林日成三次圍攻大甲城,斷城水, 林春娘三次祈雨皆靈而解危。


貞節媽神像

  同治三年(1864年)病歿,享年八十六歲。地方感念其貞節、孝順與為大甲解圍,建祠堂祭祀, 成為大甲三神之一(媽祖、鄭成功與貞節媽)後來因祠堂殘破而神像暫祀鎮瀾宮。 長生祿位暫祀外埔慈意堂。連橫曰:「吾讀東瀛紀事,在大甲林氏導雨之事,甚奇, 吾以為藉作士氣爾,繼而思之,至誠之道可以格天,桑林之禱啟虛與哉。」


回到第三章

神農大帝殿


  我國古代有名的帝王「炎帝」,他親嘗百草,製醫藥,以醫治人民的疾病,為醫藥之神。 發明農具,教人耕耘種植,讓百姓免於饑餓、病苦。人民為農作物,祈求風調雨順,尊奉為五穀先帝。 廟中神農大帝手中握一把稻穗。兩側有劍監、印監服伺。


回到第三章

















文昌帝君


  鎮瀾宮為了提供信徒對子女學業的精神鼓勵,於民國八十八年農曆十月七日,安裝文昌帝君金尊、 魁星爺供信徒膜拜。民間習慣將准考證影本供於神案桌祈求金榜題名,並以芹菜(代表勤學)、 蔥(代表聰明)、蘿蔔(代表好彩頭)來祭拜,拜畢不收拾供品,好像代表放棄這次考試。 南部地區則有換魁星爺的文珠筆,筆一圈選代表金榜題名。但祭拜同時,一定要努力讀書, 才能神、人相輔相成,得到好成績。


文昌帝君

  文昌帝君,又稱文曲星、文昌星、梓潼帝君等。掌管讀書、學習等事。 《星經》「文昌六星如半月形,在北斗魁前,其六星各有名、一曰上將、二曰次將、三曰貴相、 四曰司命、五曰司中、六曰司祿」。


文昌帝君匾額

  魁斗星君《晉書天文志》「樞為天、璇為地、璣為人、權為時」。北斗七星,一至四稱斗魁, 五至七稱斗柄。斗魁稱為璇璣,斗柄稱為玉衡。

  明顧炎武的《日知錄》「魁為北斗第一星」,榜首之意。他認為「奎星」既是北斗第一星, 又是文章之府,故立廟祀之。後以「魁」字取代「奎」,故雕成鬼形,立於斗首或立於鰲魚上, 代表「獨占鰲頭」,高分錄取之意。


回到第三章

二十八星宿


  東方:角、亢、氐、房、心、尾、箕。
  西方:奎、婁、胃、昂、畢、觜、參。
  南方:井、鬼、柳、星、張、翼、軫。
  北方:斗、牛、女、虛、危、室、壁。

  因二十八宿不能同時出現,各有出沒升降,古人便再分成四象,即「左青龍、 右白虎、南朱雀、北玄武、中黃土」。由中壇元帥李哪吒統領二十八宿。東漢光武帝中興漢室、 凡功臣二十八人,繪圖像於雲臺,以呼應二十八宿之功。廟中再以太陽星君、太陰星君祀之。


二十八星宿之一

  北側太陰星君

    賈復(氏土貉)萬修(張月鹿)
    陳俊(畢月烏)吳漢(亢金龍)
    傅俊(嘴火猴)馬武(奎木猿)
    邳仝(翼火蛇)烏成(胃土雉)
    杜茂(參水猿)王霸(鬼金羊)
    劉遵(軫水蚓)李忠(星日馬)
    王良(昂日雞)劉程(婁金狗)

  南側太陽星君

    任光(柳土獐)冠恂(心月狐)
    姚期(井木犴)朱裕(斗木獬)
    岑彭(尾水虎)臧宮(壁水狳)
    耿弇(房日兔)鄧禹(角木蛟)
    馮異(萁木豹)耿純(室火豬)
    堅譚(危月燕)蓋延(虛日鼠)
    祭尊(牛金牛)井丹(女土蝠)


回到第三章

廣澤尊王


  又稱為保安尊王,俗稱郭聖王。相傳廣澤尊王姓郭名洪福,為福建泉州府南安縣人, 祖廟在南安縣的鳳山寺,是泉州籍移民的守護神。廣澤尊王自幼父母雙亡,替富翁牧牛, 富翁雖然富有卻十分吝嗇,得罪地理師,地理師便將好風水留給牧童葬他的雙親, 牧童因而坐在盤石上昇天化神,村人為他蓋了一座小祠堂,從此時常顯靈,為人解疾, 救濟災患,後人祀奉郭聖王為保國安民的神,歷代封為「保安尊王」。

  鎮瀾宮原先沒有供奉郭聖王,日據時代,日本人實施皇民化運動,禁止人民祭拜神明, 因而有百姓將他寄放在鎮瀾宮,至今依然與媽祖共享人間香火。


回到第三章

















南北斗星君


  南斗星君主司壽命,亦稱「南極仙翁」、「南極老人星」。

  北斗星君在北天排成斗杓七星,即「天樞、天璇、天機、天權、玉衡、開陽、瑤光」等七星。 道家稱為天罡,並信仰「南斗註生、北斗註死」之求長生不死之神。


南斗星君


北斗星君

  《三國演義六十九回》的故事:管輅散步時看見在田中耕田的少年趙顏, 告訴他眉間有一股死氣,趙顏父子哭著跪拜求救。管輅說:「你可以準備淨酒一瓶、鹿脯一塊, 到南山中尋找兩位身穿白袍與紅袍的下棋老人,趁他們棋性正濃時,將酒、鹿脯跪著送給他們, 等他們吃完,你就哭著跪拜求他們賜給你壽命」。趙顏聽完之後,便聽從管輅的建議, 準備好酒和鹿脯前往南山,果然找到了二位下棋的老人,依計行事,果然, 原來只能活十九歲的趙顏,因此活到了九十九歲。增加他壽命的人就是穿白袍的北斗星君。 祂的外貌十分醜陋,是決定人們死亡年齡的神明。穿紅袍的南斗星君,外貌很俊美, 是決定人們生命年歲,兩人生死簿相互吻合,就是人的壽命長短。

  神龕前的光明燈,就是祈求延年益壽。


回到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