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俗民情之吃飯擔 [ 風俗民情/吃飯擔]

吃飯擔

 

  「 吃 飯 擔 」 這 個 名 稱 對 於 初 次 聽 到 的 人 而 言 , 猶 如 丈 二 金 剛 摸 不 著 頭 腦 , 還 真 是 不 曉 得 它 是 什 麼 玩 藝 兒 呢 ! 其 實 「 吃 飯 擔 」 是 雲 林 縣 的 一 個 小 鄉 鎮 - - 褒 忠 鄉 特 有 的 民 間 習 俗 , 由 來 已 久 , 歷 今 不 衰 。 中 國 人 常 說 「 民 以 食 為 天 」 , 而 「 吃 飯 擔 」 這 項 活 動 不 但 以 「 食 」 為 訴 求 , 又 結 合 了 濃 厚 的 宗 教 色 彩 , 在 這 民 間 信 仰 濃 厚 的 小 地 方 , 自 然 熱 烈 地 展 開 來 了 。 「 吃 飯 擔 」 是 一 種 地 方 習 俗 , 是 一 種 地 方 風 情 , 也 是 一 種 人 情 溫 情 的 展 現 。

  我 家 住 在 土 庫 鎮 , 原 本 不 知 有 「 吃 飯 擔 」 這 項 習 俗 , 後 來 有 緣 結 識 褒 忠 的 友 人 , 才 得 以 了 解 「 吃 飯 擔 」 的 起 源 , 活 動 過 程 和 意 義 , 並 去 接 觸 它 , 感 受 它 , 更 進 而 愛 上 它 。 「 吃 飯 擔 」 是 褒 忠 鄉 照 例 於 每 年 的 元 宵 節 , 由 十 個 村 莊 輪 流 舉 辦 , 以 備 神 明 繞 境 完 成 時 , 供 眾 多 信 徒 休 息 用 膳 。 近 年 來 , 「 吃 飯 擔 」 更 是 吸 引 大 批 外 來 客 湧 入 , 愈 顯 熱 鬧 。

  前 年 , 我 第 一 次 參 與 「 吃 飯 擔 」 的 活 動 , 親 眼 目 睹 了 整 個 活 動 的 盛 況 , 實 在 令 我 感 到 既 興 奮 又 激 動 。 那 是 在 元 宵 節 那 天 上 午 約 九 時 左 右 , 全 鄉 十 個 村 莊 各 自 組 成 的 陣 頭 在 「 鎮 安 宮 」 廣 場 前 集 合 , 加 上 電 子 琴 花 車 , 還 有 大 批 的 信 徒 , 陣 容 浩 大 , 在 請 出 主 神 「 五 年 千 歲 爺 」 後 , 整 個 隊 伍 就 浩 浩 蕩 蕩 的 出 發 了 。 沿 途 民 眾 擺 上 鮮 花 、 素 果 以 牲 禮 膜 拜 , 並 燃 放 鞭 炮 , 鞭 炮 聲 不 絕 於 耳 , 相 當 熱 鬧 。 等 隊 伍 繞 境 完 畢 , 就 在 主 辦 「 吃 飯 擔 」 活 動 的 村 莊 休 息 , 並 享 受 當 地 東 家 所 準 備 雖 簡 單 但 美 味 可 口 的 食 物 。 各 戶 人 家 所 準 備 的 食 物 , 按 照 各 鄰 各 戶 在 尚 未 耕 種 的 農 地 上 一 字 擺 開 來 。 如 此 , 一 眼 望 去 好 似 一 個 擺 有 幾 百 個 攤 位 的 大 市 集 , 加 上 東 家 、 信 徒 和 食 客 等 川 流 不 息 的 人 潮 , 真 是 壯 觀 ! 大 家 席 地 而 坐 , 品 嚐 著 主 人 家 所 備 佳 餚 , 一 邊 吃 一 邊 說 笑 , 真 是 窩 心 極 了 ! 東 家 擺 出 門 面 的 東 西 , 不 但 是 要 使 客 人 吃 個 平 安 , 同 時 客 人 吃 得 越 多 , 也 表 示 今 年 會 賺 大 錢 。 因 此 , 為 了 顧 全 面 子 和 銀 子 , 不 管 有 錢 沒 錢 , 總 是 要 弄 得 豐 盛 些 , 而 且 全 家 總 動 員 來 準 備 , 連 在 外 地 工 作 的 家 人 也 下 達 召 集 令 , 由 此 可 見 重 視 的 程 度 。 他 們 這 種 熱 情 著 實 讓 我 們 這 些 外 地 人 感 動 不 已 , 也 希 望 他 們 能 真 的 發 財 。

  前 年 , 我 迷 上 了 「 吃 飯 擔 」 ; 去 年 , 我 更 是 期 待 著 「 吃 飯 擔 」 。 可 是 , 正 月 十 五 元 宵 節 的 早 上 , 是 個 陰 雨 的 天 氣 , 我 的 心 涼 了 大 半 截 , 心 想 「 這 種 天 氣 還 能 不 能 吃 飯 擔 ? 」 約 下 午 一 時 多 , 外 面 還 下 著 雨 , 但 只 是 毛 毛 細 雨 , 我 先 是 撥 了 個 電 話 詢 問 褒 忠 友 人 : 「 今 年 吃 飯 擔 的 活 動 是 否 如 期 舉 行 ? 」 她 肯 定 的 說 : 「 照 常 舉 行 ! 」 我 便 毅 然 決 定 再 探 「 吃 飯 擔 」 的 風 情 。一 路 上 , 風 雨 雖 無 情 的 打 在 我 身 上 , 但 我 內 心 有 著 一 股 暖 流 , 一 點 兒 也 不 覺 得 寒 冷 , 反 而 更 顯 得 精 神 抖 擻 。 車 行 到 去 年 主 辦 的 月 眉 村 時 , 只 見 道 路 兩 旁 停 滿 了 車 , 而 田 野 裡 擠 滿 了 人 潮 , 大 家 撐 著 傘 或 穿 著 雨 衣 , 使 整 個 現 場 熱 鬧 之 餘 添 加 了 一 片 美 麗 的 色 彩 。 我 和 友 人 碰 面 時 已 二 時 四 十 來 分 , 我 說 : 「 等 三 點 多 沒 雨 再 去 吃 飯 擔 。 」 她 卻 機 警 的 催 促 我 趕 快 去 , 否 則 只 有 乾 瞪 眼 的 份 , 我 聽 了 便 隨 她 前 去 。 到 吃 飯 擔 的 現 場 時 , 一 片 人 山 人 海 , 雖 然 天 空 還 是 下 著 濛 濛 細 雨 , 但 大 家 已 經 開 動 了 , 還 好 有 及 時 趕 來 , 否 則 只 有 望 「 空 」 興 嘆 了 。 在 流 動 人 群 中 , 我 感 受 到 一 股 暢 動 的 人 氣 。 看 看 大 家 盛 著 一 碗 碗 的 油 飯 和 熱 湯 , 津 津 有 味 地 吃 起 來 , 即 使 雨 下 進 了 碗 裡 , 碗 裡 晃 動 著 水 珠 , 仍 照 吃 不 誤 , 多 忠 實 ! 而 腳 下 的 土 壤 已 經 泥 濘 不 堪 了 , 大 家 卻 若 無 其 事 的 踩 著 、 踏 著 , 即 使 衣 服 弄 髒 了 也 不 足 惜 , 夠 氣 魄 ! 還 有 幾 個 少 女 手 捧 著 油 飯 邊 走 邊 吃 , 身 上 沒 有 穿 雨 具 , 看 似 痴 傻 卻 純 情 、 灑 脫 , 可 愛 得 很 呢 ! 這 一 種 旺 盛 的 人 氣 , 帶 起 一 波 波 的 熱 流 , 流 竄 過 每 一 個 人 的 心 房 , 也 溫 暖 了 每 一 個 人 的 心 窩 。 我 想 , 這 一 股 人 氣 , 這 一 味 人 情 , 也 是 維 繫 中 華 民 族 於 不 墜 的 偉 大 力 量 吧 !

  時 近 下 午 四 點 , 天 空 依 然 下 著 細 雨 , 吃 飯 擔 結 束 了 , 陣 頭 和 神 轎 等 也 回 頭 了 , 現 場 卻 還 有 幾 許 散 不 去 的 人 潮 不 拾 得 離 去 , 只 得 在 約 定 今 年 再 碰 頭 , 互 道 珍 重 後 , 才 慢 慢 的 踏 上 歸 途 。 夾 雜 在 人 群 中 , 我 望 望 有 些 人 身 上 滿 是 泥 巴 , 再 望 望 自 己 今 年 的 戰 利 品 - - 一 身 的 污 穢 , 我 覺 得 不 虛 此 行 , 我 得 意 的 笑 了 。

  「 吃 飯 擔 」 雖 沒 有 台 北 燈 會 的 繁 榮 、 炫 目 , 也 沒 有 鹽 水 烽 炮 的 緊 張 、 刺 激 , 但 是 它 有 最 真 實 , 鄉 土 、 感 性 、 溫 馨 的 一 面 , 讓 你 不 能 不 喜 愛 它 。 諸 位 看 官 , 今 年 元 宵 節 , 請 記 得 到 褒 忠 來 吃 飯 擔 哦 !

 

image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