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的改變

建築的改變

  土地神的信仰在台灣歷經三百年的發展,已經有了一些轉變,無論在其神職、神格、造形及祭拜方式,都已台灣化,為台灣民間信仰中重要的一種文化。
其中土地廟建築也有很大的轉變,從最早的「石棚」,(圖7-8)

圖7-8(台灣早期用以供奉土地公的石棚)

台灣早期用以供奉土地公的石棚

只以幾塊石板搭成,後來才以石塊搭成石室祭拜(圖7-9)

圖7-9(早期供奉土地公的小室-土地公廟仔)

早期供奉土地公的小室-土地公廟仔

但隨著時代的演變及經濟的提升,昔時的石棚、石室,往往會被拆除翻建為小祠(圖7-10),所以在台灣早期的石棚、石室已非常少見,甚為可惜。

圖7-10(中型的福德祠)

中型的福德祠

  台灣在進入日據時代後,福德祠也慢慢轉型為中型的廟殿,一直到光復後,有些有名氣的土地公廟更被翻修為較具規模的廟宇。而近年來,由於國人經濟能力提升,大家在感謝土地公的庇佑下,使地方得以安寧發達,信眾們往往集資並出錢出力,為土地公建造大廟,以回報土地公的恩澤,所以一些大型的土地公廟也就相繼出現。(圖7-11)

圖7-11(台灣增建了大型的土地公廟)

台灣增建了大型的土地公廟

筆者在作全省土地公廟田野調查時,也仔細觀察各土地公廟建築的特色及變化,將其歸納綜合以下幾點:
(一)舊時土地廟的消失:
  土地廟雖然在民間是民眾信仰最普及的神祇,但因一般民眾視其為地方「管區」,神格並不大,所以先人在祭祀時往往因陋就簡,或石棚或石室或小壇,儘管如此,民眾並不認為虧待土地公且認為符合其神格,就如同現今我們所祭拜的虎爺,常年蹲踞在昏暗的神案下,大家不以為忤一樣。
  然在大家經濟能力提升後,反而會覺得讓土地公終年居陋室似乎不敬,於是會加以改建成廟祠。但因傳統的廟宇樑柱結構多為木造結構,在台灣潮濕多雨的氣候下,經過一段時日後,總是需加修建,所以有「三十年一小修,五十年一大修」的俗語。但因土地廟往往只是地方上的信仰小廟,所以在建廟時少見有氣勢宏偉或造形藝術高超的土地廟,故當信眾有能力翻修時,往往會拆除重建。加上一般地方人士,總認為老舊的廟,好像看起來不太「體面」,於是一些早先的土地公廟就在這些因素下,逐漸消失。筆者在作田調時,儘管有些土地廟廟史可能有二、三百年,但其建築物卻往往是近年來所改建,古建築未能保存下來,筆者頗感遺憾。
(二)廟宇建築趨於宏偉豔麗
  由於民間普認為土地公神職較低,故傳統的土地公壇或土地祠在建築物上往往都較簡陋,在大陸有些地區土地公甚至被供奉在地上,所以有「有錢有屋住大堂,無錢無屋居破缸」之諺語,也說明了土地公的安貧樂道。
  台灣近年來由於經濟的蓬勃發展,國民所得大為提升,收入也較充裕,加上一般民眾往往認為捐香油錢是件功德,神明會更加庇佑,而使之更發達,所以大把鈔票捐給寺廟,而不覺心疼,而土地公廟的翻建自是地方大事,信眾更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就連外地的信眾也會前來共襄盛舉,也因如此土地廟有較充裕的經費來做整建的工程。
筆者觀察台灣新建的土地公廟,其規模形制放大了,一般多為一殿(正殿)一亭(拜亭),有時則為一正殿,一前殿,一拜亭。有些較大規模的土地公廟,甚至還有左右護龍、鐘鼓樓等其他建築;而更大型的土地廟甚至有好幾樓層,除主殿供奉土地公外,其他樓層分奉不同神祇。在台灣大型的土地公廟,如基隆平安宮,宜蘭龍德廟(圖7-12)

圖7-12(新建的土地公廟其建築趨於宏偉豔麗)

新建的土地公廟其建築趨於宏偉豔麗

基隆
平安宮
,屏東車城福安宮,桃園大湖福德宮等,其規模都非常宏偉壯觀,絕對不下一些「大神」的廟宇,這是台灣土地神信仰非常特殊的地方,至於適不適合以如此大的廟宇供奉土地公就見仁見智了。
  另有一些改變則是和傳統完全不同,首先是廟宇的屋脊。筆者觀察今台灣翻建後的土地廟,不管是歇山式、硬山式、三川脊、假四垂、斷檐升箭口等形式的屋頂,其共同的特點是皆為起翹燕尾,傳統的土地神信仰中,土地廟是不能任意起翹燕尾,除非是經特殊的封勒(在民間也只有官宅才能有燕尾屋脊),但現今土地廟皆已打破此一限制,燕尾式的建築已經是寺廟建築的制式形式了。
  另外,傳統的土地廟只能開一門,但現今很多廟除了開中門外,還增加了龍、虎門,當然這也是因土地廟規模變大後,所打破的傳統限制。
  在台灣近年來,所建的寺廟都有一共通的情形,就是裝飾豔麗繽紛,土地廟自然也受此風影響,所以無論是大、小土地廟,在屋脊上、神龕上、壁堵上及其他部份,總是裝飾點綴得金碧輝煌、色彩鮮豔,紅、綠、黃、藍等高彩度的顏色被大量引用在廟宇裝飾上,儼然已變成台灣寺廟的主調。
(三)建築結構的改變:
  中國傳統建築重視樑柱的結構,蓋屋時得先將樑柱及屋架立起來,然後再舖桷木及瓦,牆通常是輔助性的。但台灣近年來寺廟的建築已發生革命性的改變,一方面因建材的改變,另一方面則是因傳統匠師的凋零,加上工商業社會,一切講求時速,曠日廢時的傳統建築手法,被認為不符合時代潮流,三峽祖師廟遣散傳統匠師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筆者觀察近年來新建的土地廟(其他廟宇亦同),建廟時,往往是以鋼筋混凝土,先將廟宇的結構粗坯先建造完成,然後再進行各種裝飾工程,捨棄了傳統木造樑架構造,亦因如此,所以廟宇的規模,才得以如此無限制的放大。
  傳統建築中的各種構件,除了具有裝飾功能外,也兼具結構力學上的功能。現今廟宇建築中,儘管建築結構已全然以西式結構,但仍想保存傳統廟宇的特色,所以在粗坯工程完成後,仍會加上如斗拱、雀替、吊筒、步通、藻井......,形式看來仍很中國,但這些構件已純粹為裝飾性,已無結構上的功能,就連有些寺廟的龍柱也是後來才加上諸上去,對寺廟結構也已無太大影響。
  以彰化花壇福安宮為例,其實整個建築體皆為鋼筋水泥,但師傅仍在壁上畫上三通五瓜,連看橢、坐斗及拱都以彩繪表現,而天花上也繪上椽條,其捉住傳統的企圖心由此可見。(圖7-13)

圖7-13(土地廟建築結構的改變)

土地廟建築結構的改變

彰化花壇

福安宮

  此外傳統的構件,如斗拱、雀替、吊筒、龍柱等,傳統建築是木作師傅一刀一斧的雕刻而成,其中融入了匠師的創意、心血及精神,現今的構件,則多為水泥灌入橡膠模而成,不但可大量製作,價錢也較低,只是其創意及變化性就大為降低了。寺廟建築師傅所作的就只是組裝工作了(圖7-14),自然其養成教育就降低了,要想再出現像陳應彬、王益順、葉金萬等大匠師,可能就難矣。

圖7-14(匠師正在進行組裝工作)

匠師正在進行組裝工作

另外在寺廟彩繪,也面臨改變,如傳統寺廟門神多採以彩繪,但很多土地廟已放棄這種作風,如宜蘭龍德廟採用高浮雕的形式,和彩繪的感覺截然不同,而彰化花壇的福安宮儘管採用大量彩繪,但其技法卻融入了西方的技法,注意明暗立體,寫實描繪,也和傳統彩繪的技法有著明顯的不同(圖7-15)
圖7-15(彩繪技法受西洋繪畫影響)

彩繪技法受西洋繪畫影響

彰化花壇
福安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