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便門與東福橋

縣城殘蹟──東便門、東福橋與東福祠

  

  鳳山市三民路44巷28號
  鳳山市區內殘存的清朝鳳山縣城遺蹟,為與高雄市左營舊城區別,鳳山市縣城稱為新城。新城殘蹟中,唯一保留城門原貌的東便門及跨鳳山溪的東福橋,至今猶負起交通孔道的功能,也是全省唯一還活在現代人生活中的城門古蹟,人車往來,皆須經東便門門孔,要想體會古人如何出入城門及行走古橋的感覺,鳳山市東便門與東福橋值得一遊。

  鳳山縣新城建於清朝乾隆五十三年(西元一七八八年)。由於左營舊城於乾隆五十一年的林爽文抗清事件中,舊城遭賊攻破,縣令湯大奎及典史史謙等文武官員殉職,亂平之後,官民有感於舊城三面環山,強敵在外窺伺,易攻難守,而有遷建縣署至大竹橋里下陂頭街(今鳳山市)之議。

  新城初創,環植棘竹,編棘為籬,聊蔽內外而已。迨新城日益繁榮,始由知縣吳兆麟於嘉慶九年(西元一八0四年)倡建四門,共有六座:大東門曰朝陽門、小東門曰同儀門,亦曰東便門、西門曰景華門、南門曰安化門、北門曰平朔門,北門外門附廓曰郡南第一關。

  嘉慶十年十二月,山賊吳淮泗響應海寇蔡牽作亂,攻陷縣城。昱年亂平,官民復有將縣治遷回舊城之議。道光十八年(西元一八三八年),知縣曹謹就六門之上增建城樓各一,復於四隅築砲台六座,外濬濠塹,廣一丈二尺,深一丈一尺,周一千一百二十丈。咸豐四年(西元一八五四年),參將曾元福建築土牆,高八尺,寬二尺,上無雉堞,牆外仍植棘竹。光緒十八年(西元一八九二年)牆圯,知縣李淦命城內業戶重修。直到日據初期,縣城已失功能,加上擴建街道及闢建鐵路,縣城日漸崩坍,或逢拓路拆除,城門隨之消失,僅餘東便門的城門洞與台座牆體殘存。

  東便門外牆左側有一座「東福祠」土地公廟,旁立一座同治三年(西元一八六四年)「重修東福橋」碑記,記述地方籌建石橋之捐款情形。
  「東便門」內門額落款為道光十九年,崁於拱門之上,為花崗石材;外門額為大理石材,係縣府近年整修時嵌製。城門呈長方形,寬十點八公尺、深七公尺,門洞方向朝東,偏南約四十五度。台座高約四點三公尺,拱圈為紅磚材料,拱基為石材,外牆為老古石。

  東便門臨鳳山溪(昔稱東門溪),經東福橋可通對岸,為城內打鐵街與城外過溝仔街通道,也是縣城往屏東(昔稱阿猴城)的門戶。

  東福橋始建年代不詳,根據同治三年(西元一八六四年)「重修東福橋」碑記所載,由邑紳何學洙、王淵觀、鄭元輝與丁燠彩等人代表修建,長五丈餘,盧德嘉撰「鳳山縣采訪冊」載橋寬尺許(文化大學李乾朗教授依現況度量,寬六尺餘,李教授認為采訪冊中有漏字),橋墩與橋板皆採用花崗石材,現今仍完好堪用。

  根據李乾朗教授的研究,東福橋為四孔三墩,仿清代中國石橋設計,橋墩為長六角形的船首狀造形,具有抵抗水流衝力之作用,是全台唯一可供今人使用的古橋。

  東便門、東福橋、東福祠三者的配套,其功能猶在,是現代人研究古蹟的活教材,一度由於地方人士為整治鳳山溪而主張拆遷東福橋之舉,幸經內政部請學者專程評估,決議依現狀保留,此處配套古蹟,總算逃過一劫。古蹟所代表的涵義,地方人士尚有待教育。

東福祠

  東便門、東福橋、東福祠,是鳳山縣城的配套古蹟。東福祠主祀不是俗稱的「莊頭土地公」,祂是「橋頭土地公」,簡稱「橋公」。同時,為了體諒「橋公」長期守護東福橋與東便門太過寂寞,附近居民的祖先,早已為「橋公」找到一位「橋嬤」作伴,讓「橋公」守橋時,無「內顧」之憂,也是先民相當感性的配套設計。

 

 

東福門東便橋1.jpg (67654 bytes)

東便門東福橋.10.jpg (73518 bytes)

東福門是鳳山市唯一留下來的縣城城門。 夕陽餘輝中,俯視東福橋,更顯壯闊。

東便門東福橋4.jpg (84686 bytes)

東便門東福橋5.jpg (61088 bytes)

鳳山溪整治不力,居民抗議東福橋招致水患。 城外的東便門大理石刻,使三級古蹟走樣。

東便門東福橋6.jpg (84520 bytes)

東便門東福橋9.jpg (77448 bytes)

東福祠、東便門與東福橋成為配套古蹟。 東福祠的土地公 一度也面臨拆遷之議。

東福門東便橋2.jpg (57747 bytes)

東福門東便橋3.jpg (75020 bytes)

東便門城內的古老街道,為進出城門洞必經之地。東便門經過整修,是個失敗的案例。 東便門經過整修,是個失敗的案例。

東便門東福橋7.jpg (71846 bytes)

▲東福祠一角。